湖州吳興區南太湖高新區科創園招商推介產業規劃鄉村振興新舊動能轉換特色小鎮
當前位置:首頁 > 地產 > 企業 > 正文

金陽地產多元化發展引發資金風險 王牌項目停工大半年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2019-11-08 10:24中投投資咨詢網 A-A+

  近日,一則關于重慶金陽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金陽地產)因無力償債、所持重慶農商行的550萬股股權被強制拍賣的信息,讓這家昔日重慶50強房企再次陷入了“資金鏈斷裂”的疑云中。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1月中旬,金陽地產旗下王牌地產項目——位于重慶大學城的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就出現延遲交房。《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近日在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現場調查發現,該項目已經處于停工狀態。與此同時,金陽地產開發的成都金不夜項目也多次延遲交房,至今也未全部完成交房。

  針對“資金鏈斷裂”的傳聞,記者試圖與金陽地產方面進行核實,但當記者按其官網所留電話撥通后,對方一聽是媒體便立即掛斷。金陽地產辦公區預算部相關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回應稱:“根本沒有這回事!”

  多元化發展引發資金風險?

  官網資料顯示,成立于1998年的金陽地產,已成為涵蓋房地產開發、酒店經營、商業地產、物業管理、旅游地產等領域為一體的大型綜合性集團,開發建設總量逾300萬平方米,屢獲“重慶地產50強”等殊榮。

  金陽地產在重慶本土開發了包括金陽·騎龍山莊、金陽·羅馬假日等在內的10余個樓盤項目,其中不乏品質、口碑較好的項目。在成都,金陽地產開發了易誠國際、倫敦西區等4個項目,在四川大竹也開發了金陽·東湖星座等5個項目。

  但金陽地產并沒有滿足房地產領域的成績,其多元化發展從幾年前就已經開始。

  啟信寶顯示,從2013年開始,金陽地產公司將業務拓展到了金融、醫療、餐飲等板塊,先后投資設立了華夏川商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國寶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市江北區盛達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重慶江北恒豐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及P2P、融資擔保等類型公司11家。同時,開設連鎖醫療機構“成都中醫大國醫館”,創立了自有餐飲品牌金陽花田錯農場餐廳,并聯合重慶川商美食文化有限公司共同投資餐飲。

  重慶市南岸區花園街道騎龍社區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從2018年11月份開始,金陽地產辦公場所就多次遭到投資者圍堵。正好位于重慶金陽地產樓上、與其商業物業公司相距不到5米的騎龍社區就成了圍堵人員主要咨詢的“點位”。“不時就會有人來社區打探金陽的情況,但金陽到底現在什么情況我們也不了解。”

  對此,記者試圖與金陽地產方面進行核實,但當記者按其官網所留電話撥通后,對方一聽是媒體便立即掛斷。此后,記者多次撥通金陽地產電話,均遭到對方掛斷。

  被多家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事實上,金陽地產被曝出資金問題由來已久。

  據鳳凰網房產等多家媒體報道,今年1月,金陽地產曝出一份《關于部分崗位人員停薪留職的通知》(下稱《通知》),開始對內部人員進行裁員。《通知》稱:“自2018年7月份來,由于受今年地產調控政策和經濟大環境的影響,公司房產銷售和商業租賃等主力板塊均受到重大影響,導致現金流遠遠不能滿足公司日常運營需要。”“經過公司多次、慎重討論后,現決定采取保留部分崗位人員繼續工作,部分崗位人員停薪留職。”

  10月15日,一則原定于11月12日在阿里拍賣·司法平臺上進行拍賣的、金陽地產所持重慶農商行的550萬股股權,因“案外人提異議”而暫緩的消息,再次將金陽地產推向了風口浪尖。

  評估報告顯示,此次拍賣是由于重慶金陽地產資金鏈斷裂,無力償債,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分公司申請法院對其旗下資產進行強制拍賣,涉及金陽地產持有的重慶農商行內資股1350萬股。此次拍賣的550萬股評估價3624.5萬元,整體起拍價起2537.15萬元,折合4.613元/股,相當于評估價7折,買家需繳納保證金127萬元。

  公開信息顯示,2016年,位于成都西三環草金立交的金陽不夜項目就曾以“以房抵款”的方式,償還成都佳韻廣告有限公司廣告債務,而這筆債務的總額僅21.3萬元。

  然而金陽地產面臨的資金風險問題并不僅僅于此。

  據啟信寶,重慶金陽地產存在股東出質、股權凍結、失信信息、法院公告等風險信息536條。自2018年11月以來,金陽地產已有7次、超10763萬元股權數額的資產被凍結,并因違反財產報告制度,被重慶市九龍坡區人民法院、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最新一則法院風險信息,來自10月25日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關于判決金陽地產100萬元的民間借貸糾紛一案。記者梳理發現,截至10月30日,金陽地產就有10條來自法院的公告,涉及股權轉讓、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民間借貸等多起案件。

  辦公區僅有不到10人上班

  面對“資金鏈斷裂”的說法,金陽地產方面卻一直未對外作出任何回應。

  10月18日下午3時許,《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來到位于重慶市南坪西路68號的金陽地產辦公區一樓,看到公司招牌上的字跡已不甚清晰,需仔細辨認,前臺也沒有值班接待人員。盡管正是上班時間,但整個公司辦公區僅有不到10人上班,大多數辦公室房門緊閉。

  位于進門左手處的第一間辦公室內,兩男一女正圍坐一起聊天。當記者詢問對方是否金陽地產員工時,3人均搖頭,并指著門外,告知記者要出門左手邊才是。

  記者按對方指示來到玻璃門上貼著設計部字樣的房間后,再次被里面的工作人員告知自己不是金陽地產員工,而對于記者所提問題均表示不知道。待記者轉身離開時,對方一直嘀咕“怎么最近總有媒體來找金陽地產。”

  讓記者感到意外的是,最先否認自己是金陽員工的3人,在記者轉身離開前往設計部詢問前后不到5分鐘的時間里,已迅速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并鎖上門離去,而此時還不到下午3點半。

  隨后記者在金陽地產辦公樓里探尋時“如入無人之境”,除了在客服部和預算部碰到3名員工外,基本沒看到上班的員工。針對外界“金陽資金鏈斷裂”的說法,客服部工作人員表示,只負責協助業主辦理收房手續,其他一概不知情。而預算部的兩名員工則明確表示“不可能,根本沒有這回事。”

  “資金鏈斷裂公司就破產了,我們怎么可能還在這里上班。”其中一名預算部員工周強(音譯)表示,之前項目確實遇到了問題,但沙坪壩住建委已經在協助解決,目前大學城項目和金佛山項目正在有序推進中。至于大學城項目的進度,對方則表示不是項目部工作人員不清楚情況而拒絕回答。同時,對于網絡上流傳的裁員《通知》,周強表示“太扯了,我們又不是公務員、事業單位,怎么可能會有停薪留職的事兒。”

  而在二樓的金陽商業公司里,偌大的辦公室里只有兩人,其中一人一直玩著手機,另一人則忙著整理文件。而另一間緊靠著騎龍社區的辦公室大門緊鎖,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到辦公室地上堆放著各種文件。商業公司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具體情況要問地產公司人員,他們商業公司也不了解。

  社區工作人員則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這間辦公室已經鎖了有兩個月了。”對于金陽地產目前所處狀況,社區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

  王牌項目已停工大半年

  2013年可謂是金陽地產最為風光的時刻。這一年10月8日,金陽以24%溢價率、6億元總價競得沙坪壩區大學城一居住、商業用地,總規劃建筑面積28.45萬平方米。這一項目肩負著金陽地產向健康養生地產轉型發展的重任,被命名為“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項目還在2017年9月以359套的月成交量,躋身當月重慶商品住宅成交套數TOP7,堪稱金陽地產的“王牌項目”。

  公開資料顯示,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項目位于重慶市沙坪壩區縉云山腳下,由U10-2-4/02、U10-2-5/02、U10-2-3/02三宗面積共168565平方米的地塊組成,規劃設計有別墅、小高層、商業等業態。項目周邊有重慶大學虎溪校區、重慶城市管理職業學院等高校資源,從軌道交通1號線大學城站坐車到項目也不足20分鐘。

  然而10月19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實地探訪訪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項目時,看到的卻是一片荒涼景象。

  站在大學城南二路向重大西路望去,項目內西側的地塊已建成并投入使用,陸續有業主和車輛出入;而東側的地塊大學城南二路一側還被圍擋圍住,原印有承建商“重慶建工第二建設有限公司金陽·第一農場項目部”公示牌上的大字已被拆除,只留下因長期粘貼后的字跡。圍擋內,兩座塔吊靜靜地矗立著。10棟約18層高的建筑已拔地而起,主體結構似已封頂,其中四座即84、85、86、87棟樓外立面已基本完成。根據計劃,這四棟樓原本應該于今年1月3日交房。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發現,84、85、86棟樓預售許可證分別于2017年4月21日、4月28日、9月15日先后取得并開盤銷售。而最新獲得預售資格的則是2018年9月6日107棟樓。盡管這些樓棟雖已封頂,但建筑上仍有大量生銹的鋼管支架。記者在工地內發現,地上隨處可見積水,一些地方雜草已長有一米多高,在陽光下隨風起舞。

  來自重慶建工第二建設有限公司的5名建筑工人正在對84棟樓一樓墻面石材裝修,其中一人告訴記者,他們是聽從公司安排從9月20日開始在回到項目開工的,但有可能在這個月底也會撤走。“資金不到位,拿不到工資誰愿意干。”該施工人員表示,如果按現在的工程進度,“年底交房都不可能。”

  記者撥打了重慶建工第二建設有限公司官網公布的電話詢問具體情況時,對方表示,具體情況要跟項目部溝通。記者根據對方提供的項目電話進行聯系,但電話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隨后記者來到該項目營銷中心,看到偌大的營銷中心外宣傳桁架倒在地上,顯得十分破爛。營銷中心只有一名保潔人員在值守且大門從里緊鎖,記者并未在現場見到有任何營銷人員。當記者詢問營銷中心旁的碧桂園物業管理人員時,其表示:“營銷中心已關了大半年時間了,營銷經理大概一個月會來那么一兩次。”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應在2019年1月3日交房的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84、85、86、87棟的卻無法交房。

  《每日經濟新聞》在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項目現場看到,除了樓房的主體結構已完成,樓體外墻、小區道路和樓房內部等地方均沒有完工。其銷售中心貼出了延期交房公告稱,交房時間延至2019年7月31日。而事實上,600多戶購房者7月31日仍未能如期接房。

  據項目北側興中路施工人員透露,今年9月底由重慶市沙坪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會同相關單位入住金陽第一農場·大學城項目,協助解決金陽地產業主交房問題。該施工人員的回答,記者從10月23日人民網領導留言板塊上得到了印證。

  10月23日,重慶市沙坪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在回答業主關于“開發商資金斷裂,承建商停工半年多”時答復:“金陽公司資金周轉困難,導致第一農場停工,區住建委已責成相關開發商踐行社會主體責任,要求其多渠道籌措資金,盡早復工,沙坪壩區相關部門已多次召集會議,就該項目問題進行專題研究,已經在政策框架內多渠道幫助企業,同時,區住建委和區信訪辦都會定期對該項目進行答疑。”

  2018年8月收房并入住的83棟5樓3號業主余先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他們的房子本來該2018年年初就收房的,但開發商也是因故延遲,現在想來都還有點后怕。“就比我們晚一點就遇到這種事,每個月這幾棟的業主都要來圍堵幾次。”

  余先生表示,之前在業主群,物管方曾表示有一頭部房企接觸并考慮接盤,但因金陽這邊要求除了要接手大學城項目外還要接手金佛山、大項目,因此最終未能成功。為此,記者聯系上該頭部房企重慶公司人員,對方也表示有接觸,但最終未能成功的原因不便透露。

  不僅重慶項目出現交房問題,金陽地產開發的成都金陽不夜項目就曾經歷過3次延期交房問題。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原本應于2017年5月交房的業主在當月底接到開發商電話,稱“實在交不出房,請大家理解”,交房時間順延至2017年9月30日前;然到了2017年9月4日,開發商給全體業主又發了一份通知,稱因環保督查的“不可抗力”,交房將延至2018年1月31日前,“希望理解”;而到了2018年1月12日,金陽不夜官方微信號推送信息顯示“目前工程進度完成近90%,余下工程也在全力以赴地施工,預估交房時間將在今年5月左右”。

  10月15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金陽不夜項目現場看到,三層商業街租售中心大門緊閉,近300個鋪面中正常開門營業的只有不到20個,大多鋪面等待出租。據商業街二樓60號鋪面業主透露,目前項目還并未全部完成交房,“交房質量和面積還存在爭議。”

關鍵詞:金陽地產 資金風險
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相關報告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 投資機會
熱門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