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產業圖譜湖州吳興區南太湖高新區科創園招商推介產業規劃鄉村振興新舊動能轉換特色小鎮
當前位置:首頁 > 宏觀 > 觀察 > 正文

土改已經過去四年 如何評價這“3+1”年來的改革?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2019-02-14 09:17中國投資咨詢網 A-A+

  劉守英說:“誰不改革,誰就沒有紅利。這從地方的反映來看,是很明顯的。”

  自2015年初全國人大授權33個縣試點進行“三塊地”改革以來,土改已歷經兩次延期,最初改革期限只有三年,原本應于2017年底結束,如今至少需要等到2019年底。

  本來改革就處于深水區,土改又是其中的“硬骨頭”。改革緣何一再延期?面對已經過去的“3+1”年的改革,該作何評價?就上述問題,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守英日前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采用試點改革的方式,是為了用實踐來回應爭議,從而達成改革、修法的最大共識。

  劉守英認為,改革已經有四年時間,現在看來,試點非常有必要也很有意義。實際上,不同地區對改革的需求都是很迫切的,尤其是傳統農區,比如湄潭、瀘縣等試點縣,得益于改革,鄉村一些被壓抑的需求得以釋放,改革紅利非常明顯。

  他說:“誰不改革,誰就沒有紅利。這從地方的反映來看,是很明顯的。”

  試點選擇“多比少好”

  2014年12月,中央深改組第七次會議審議了《關于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試點工作的意見》,開啟了本輪土改的序幕。

  2015年初,根據中央要求和全國人大授權,原國土資源部在全國選取33個縣(區)進行農村土地征收、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制度等三項改革試點。

  劉守英認為,對于整個改革方略,在《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就已經明確了基本方向,就是要構建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讓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和國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權同價,讓市場在土地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現在看,為什么土改要采取試點的模式,而且是在時隔一年多以后?在他看來,是因為存在分歧,爭議的關鍵不在于“改還是不改”,而是在“怎么改”這個方面。

  比如,面對必然要進行的土改,當時存在兩個比較大的爭議:一是集體建設用地進入市場,到底有多大的必要性,市場對此還有多大的需求?二是對于進入市場的集體建設用地,到底該放多大的尺度,哪類集體建設用地才能夠進入市場?

  劉守英說,“當時覺得這個(集體建設用地入市)不能改,如果改的話,經濟下來怎么辦?”他表示,“在改革試點之前,如果地方政府都指著靠賣這點集體建設用地,是不可能支持搞征地制度改革以及集體建設用地入市的。那么,改革也就沒有辦法推進了。”

  之所以要在全國選擇33個縣進行試點,劉守英認為,試點選擇“多比少好”。“當時選這么大的面,說明還是要改革,只是鑒于不同區域的經濟發展程度不同,對改革的需求到底怎么樣,需要獲取更多的支持改革的證據。”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次由頂層設計推動的改革所選取的試點,也有著平衡的考量。劉守英認為,不同的選取標準,對改革評價有很大影響。按道理來講,改革應該是選擇那些最有改革需求的地方,而且有改革需求的地方要多選擇一些。

  值得關注的是,在改革進行一年多的時間內,土改實行的是分開改革,33個試點縣中,有15個試點宅基地改革,15個試點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改革,另有3個試點征地制度改革。

  直至2016年9月開始,原國土資源部才采取“試點聯動”方式擴大“三塊地”改革的覆蓋范圍。

  所謂“試點聯動”,即一個試點市縣,試點兩項或以上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工作。根據調整后的工作安排,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改革與征地制度改革相互打通。原有的15個宅基地改革試點,則獲準將“三塊地”改革都打通。試點工作由此全面提速。

  劉守英表示,“三塊地”的改革,是存在內在邏輯性的,必須統籌推進,不能單獨拆開。而且,改革本身需要以問題為導向,由于每個地方面臨的問題都不一樣,也就無法用一個框架去套改革方案,否則效果是不會理想的。當時,改革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為頂層設計服務,為修法提供地方經驗的支撐,要可復制。

  至于三年的試點期限,原本是跟中央深化改革的節奏來確定的,后來一再延期跟《土地管理法》的修改有密切關系。其背后,正是改革尚未達到預期成效。劉守英稱,“如果修法沒有完成,那么這些試點地區就不能停,如果一停的話,改革就會立刻面臨法律尷尬。”

  釋放制度紅利符合預期

  土改已經過去四年,該如何評價這“3+1”年來的改革?

  劉守英認為,現在來看,土改還是有必要的,而且也是有意義的。實際上,不同地區對改革的需求是非常迫切的,制度改革所釋放的紅利也是符合預期的。

  比如,南海區的“三舊改造”,德清縣的鄉村工業園、民宿,義烏市的城市形態變化,沒有改革是不可能達到的。

  “這些現象說明了什么?就是說,鄉村被壓抑的需求,在有了制度改革之后,就得以釋放,一些新業態就會自動冒出來。這不是一個簡單的用地指標增加的問題,而是鄉村經濟活化、發展空間增加的過程。”他說。

  其次,這次土地制度改革,很重要的一點意義就在于,探討構建一套以土地轉用、非農使用、財產權利為核心,以農民為主體的農村土地權利體系。從目前的改革成果來看,宅基地更能體現這一特征,就在于宅基地制度改來改去,并不簡單的是一個怎么初次分配的問題,而是回到宅基地的財產權利體系上來。集體建設用地看起來是一個入市問題,但背后仍然還是要構建這一土地權利體系。

  第三,改革的思路也在發生變化。原先的制度安排,秉承“宅基地就是農民命根子”的教條主義觀念,賦予農村集體土地特殊性,不能入市,無法與國有土地同地同權,這次的改革,實際上,就是要消除制度層面的特殊性,實現同地同權。

  第四,形成了一套可操作性的制度安排。這包括,集體建設用地入市,入市的主體、范圍,地價體系的設計,土地增值收益的分配,集體所有權的權益如何實現,集體成員的資格怎么保障等。

  第五,這次改革調動了地方政府的積極性。中國的改革,光一頭熱,是不行的。現在試點的地方,一些搞得好的、改革明顯見效的地方,政府都是積極主動,希望通過制度改革來尋找發展空間和機會。

  對于當前改革遇到的難點,劉守英認為,核心還在于地方要不要改革,是否具備足夠的改革動力。至于實操層面,最重要的就是,國家制度層面對地方的束縛太多,比如土地指標管理、用地權、規劃權、對官員的考核、對地方的審計等。

關鍵詞:中央深化改革 土地管理
中國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國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熱門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