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投大數據特色小鎮專題月民營保險籌建申請“十三五”健康中國2020相關投資機會分析“十三五”中國制造2025相關投資機會分析“十三五”數據中國2020相關投資機會分析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互聯網 > 正文

美國廢除“網絡中立” 網絡攻擊或將更無忌憚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7-12 11:12中國投資咨詢網 A-A+

   6月11日,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此前通過的廢止“網絡中立原則”決議正式生效。“禁止電信運營商封鎖網站、禁止減慢加載速度”等是“網絡中立原則”的具體內容之一,美國是互聯網及互聯網技術的原創國,也是技術和實力上具有壓倒性優勢的網絡強國,擁有強大的網絡攻擊能力,其甚至可以讓一個國家的互聯網瞬間變成“國內局域網”,而“網絡中立原則”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類似行為,廢止“網絡中立原則”決議生效則為這類行為解除了法律約束。

  “網絡中立原則”主要包括五大內容

  互聯網來源于美國軍方的“阿帕網”。美國軍方研發“阿帕網”的初衷,是在核陰影下美蘇極限對抗中,如果其他通訊手段均被毀滅,美軍仍可借助“阿帕網”進行最低限度通信聯絡。沒想到的是,“阿帕網”開放成為遍及全球的互聯網,使人類社會進入了網絡信息時代。

  互聯網來源于通訊需求,一開始也是作為通訊手段。在網絡出現之前,遍及全球的電話通訊系統已經一統天下。作為通訊手段的互聯網,當然離不開電話系統。我們最先使用的因特網,都是通過電話線撥號上網的。這就奠定了延續至今的網絡服務商與電信運營商之間的相互關系,即網絡服務商提供文本、音頻、視頻、電子商務、網絡金融等網絡服務,電信運營商提供支撐這些服務的基礎承載和信息傳輸。

  它們之間就像是高速公路系統和各種運輸公司之間的關系。高速公路系統提供四通八達的道路,就像電信運營商提供各種網絡服務的承載線路;運輸公司提供各種貨運和舒適的客運服務,就像網絡服務商提供豐富多彩的網絡服務。

  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由美國國會于1934年通過的《1934年通訊法案》授權建立,旨在對美國國內所有通訊手段進行監管。這一法案將當時市場上的不同通訊服務區分為私有運營商與“公共承運人”。“公共承運人”主要是指電話、電報等為“公眾的利益和需求”服務的通訊行業。《1934年通訊法案》要求“公共承運人”為所有用戶提供無差別的服務,即使通話內容有損于電話公司利益,電話公司也不能掐斷電話線或中斷電話內容傳送。

  由于美國的寬帶線路最早也是由電話公司鋪設的,“公共承運人”的規定被默認延伸到了后來的網絡服務。但因為《1934年通訊法案》沒有預見到互聯網的發明,也就未對此類服務作出明確規范,當聯邦通訊委員會對電信運營商進行監管時,電信運營商以法律無憑為由拒絕監管,由此引發司法訴訟。

  因此,為電信運營商在網絡服務上立規就成為當務之急。所謂“網絡中立原則”,最先于2003年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媒體法律學教授吳修銘提出:即電信運營商必須同等對待所有網絡服務。2008年奧巴馬上任伊始,就直接表達了對“網絡中立原則”的支持。在奧巴馬第二個任期的2015年,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以3∶2的投票通過了“網絡中立原則”,主要包括五大內容:禁止電信運營商封鎖網站、禁止減慢加載速度、禁止為加速額外收費、必須增強服務數據透明度和監管無線網絡。聯邦通訊委員會根據這些原則制定政策,可以直接對電信運營商的違規行為進行約束和懲戒。

  但由于“網絡中立原則”是政府機構制定、由總統簽署的行政命令,其權威性不及立法機構通過的法案。聯邦通訊委員會由5名委員構成,每一任美國總統有權任命包括主席在內的3名委員。在奧巴馬執政的2015年,聯邦通訊委員會的5名委員由3名民主黨委員和2名共和黨委員構成,結果是以3∶2的比分使“網絡中立原則”成立。特朗普執政后對聯邦通訊委員會進行重組,5名委員立即變成了2名民主黨委員和3名共和黨委員,2017年12月14日,投票結果變成3∶2,“網絡中立原則”被廢止。

  廢止“網絡中立原則”,正是美軍“網絡空間攻擊”所需

  單純從電信和網絡兩大產業領域的業務分工上看,“網絡中立原則”的存廢并不具有特別的意義。簡單地可以歸結為:“網絡中立原則”存,則有利于互聯網企業,尤其是需要占用較大傳輸帶寬的網絡企業,如視頻服務提供商等;“網絡中立原則”廢,則有利于電信運營企業,因為它們可以要求占用較大傳輸帶寬的互聯網企業增加付費。

  但從另一個方面來看,事情就沒有這么簡單。由于美國最先進入網絡社會,無論是軍事系統還是民用系統,包括軍用的武器、指揮、控制、情報等系統,以及民用的交通、運輸、金融、能源、郵政等系統,都率先進入網絡信息時代,這就使得美國一方面具有全球最先進的網絡信息系統,另一方面又面臨最大的網絡安全威脅。

  早在1998年5月,克林頓政府就簽署頒布第63號總統令,專注于關鍵基礎設施特別是電信、能源、金融、運輸等方面的網絡安全防護。奧巴馬上任不到60天,就由一個專門的委員會推出了《網絡空間安全政策評估報告》。2011年,奧巴馬政府和美國國防部連續推出《網絡空間國際戰略》和《網絡空間行動戰略》。其中,《網絡空間國際戰略》高調宣稱“網絡攻擊就是戰爭”,如果網絡攻擊對美國的關鍵基礎設施發動攻擊并造成嚴重后果,美國可用戰爭手段進行報復。

  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在各個方面的政策取向都顯得咄咄逼人,在網絡領域也是這樣。2017年8月18日,特朗普宣布將網絡司令部從戰略司令部的下屬司令部升級為與戰略司令部平級的一級聯合作戰司令部。美國國防部還授權網絡司令部對境外網絡進行日常刺探,獲取和收集相關情報,以便在需要的時機使用網絡武器對特定目標進行網絡攻擊。

  對比“網絡中立原則”中的“禁止電信運營商封鎖網站、禁止減慢加載速度”等條款,就會發現,“網絡中立原則”所禁,正是“網絡空間攻擊”所為。也就是說,廢止“網絡中立原則”,正是美軍“網絡空間攻擊”所需。正是在這一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決定廢除“網絡中立原則”。

  美國廢除“網絡中立原則”會使全球網絡環境更加兇險

  全球互聯網建立之初,所有13臺根服務器全由美國掌控。其分布是美國10臺,含唯一1臺主根服務器和9臺輔根服務器,其他3臺輔根服務器的分布是歐洲2臺、日本1臺。根服務器負責“域名解析”,也就是說,任何單位的網絡要在全球互聯網上擁有合法身份,必須由根服務器給你一個唯一的地址。如果根服務器拒絕為它進行域名解析,這個網絡就在互聯網上消失了。伊拉克戰爭期間,美國令根服務器停止對伊拉克境內所有網絡做域名解析,伊拉克就從互聯網上被“抹掉”了。2004年4月,美國以同樣的方式對待利比亞,利比亞就從互聯網上消失了3天。

  也就是說,美國可以利用它所掌控的互聯網根服務器,瞬時讓一個國家回到“前互聯網時代”或“無互聯網時代”。這給世界其他國家帶來了極大的不安全感。為破解這一困局,2015年,由中國互聯網工程中心牽頭發起“雪人計劃”,聯合國際互聯網根運營機構、互聯網域名工程中心等,于2016年在美國、日本、中國、印度、俄羅斯、德國、法國等全球16個國家完成25臺新一代根服務器架設。其中中國部署了4臺,1臺主根服務器、3臺輔根服務器。這樣一來,目前全球互聯網形成了13臺老根服務器,外加25臺新根服務器的新格局。

  在“雪人計劃”完成前,美國具有將一個國家從全球互聯網上“抹去”的能力。在“雪人計劃”完成后,美國已經失去這樣的能力。但是,因為13臺老根服務器全被美國掌控,25臺新根服務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美國控制,美國仍然具有將一個國家的互聯網瞬間變成國內局域網的能力,實現對一個國家的“網絡封鎖”。美國廢除“網絡中立原則”,為其使用這樣的手段解除了法律約束。

  有人也許認為,“網絡中立原則”適應民用網絡,美軍的一系列網絡空間軍事戰略指向的是軍事行為。美國的網絡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部分:一是完全與民用網絡隔離的軍事網絡,如國家軍事指揮系統、核武器指揮控制系統等;二是軍民有限互聯的網絡系統,如電子郵件系統、能源控制系統等;三是完全開放的民用互聯網。事實上,這些網絡即使能夠從系統上完全分開,也很難從物理位置上完全隔離。例如,在航母戰斗群中,既有預警探測和精確打擊系統這樣的高度保密的專業系統,也有官兵日常生活所需的金融服務系統、電子郵件系統等。科索沃戰爭期間,南聯盟網絡黑客對“羅斯福”號航母進行“電子郵件炸彈”攻擊,導致其電子郵件系統癱瘓數小時。如果有人在生活用電腦和專業保密電腦之間有錯誤操作,將會導致什么后果,那就很難預料了。

  而且,美國《網絡空間國際戰略》和《網絡空間行動戰略》所涵蓋的網絡空間,不僅包括專門用于軍事用途的情報偵察、指揮決策、武器控制等網絡,也包括關乎國計民生的關鍵基礎設施網絡,如電力系統管理控制網絡。

  標榜“網絡中立”的奧巴馬,也利用互聯網實施了對伊朗核設施的攻擊。在承認“網絡中立原則”的情況下,美國政府可以這樣做,卻不能公開承認。廢除“網絡中立原則”之后,特朗普政府在實施網絡攻擊上更加肆無忌憚是完全可能的。(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信息通信學院)

關鍵詞:美國 網絡中立 網絡中立
中國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國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相關報告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熱門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