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投資專題大健康投資專題養老產業投資專題
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娛樂 > 正文

限定團成利益整體 選秀造假猖獗令粉絲“意難平”

來源:36氪 2019-11-01 21:00中投投資咨詢網 A-A+
  就在三個月前,韓國國民級選秀節目“PRODUCE101”系列的第四季——《PRODUCE X 101》總決賽在Mnet電視臺播出,新誕生的限定男團被命名為X1,成團的選手們被認為有著光明的前途:該節目前三季的限定團都躋身了韓國一線偶像團體其中第二季的男團WANNA ONE更是成為了頂級組合。
 
  如同以往的每一季“101”一樣,遺憾淘汰的選手讓很多粉絲“意難平”,抱怨節目有“黑幕”;但和以往的每一季不太一樣,這一次,黑幕竟然幾近坐實了。韓國網民率先發現進入決賽的前20名選手得票數差呈現出詭異的巧合,7月20日晚,韓媒《世界日報》最先報道了這一消息:C位出道的冠軍金曜漢與第二名的金宇碩之間相差29978票;第三名韓勝宇和第四名宋亨俊之間相差29978票;第六名孫東杓與第七名李翰潔相差29978票;第八名的南道賢又比李翰潔少29978票;第十名的姜敏熙與第十一名李鎮赫之間同樣相差29978票。
 
  7月24日韓國國會議員河太京在社交平臺上發文稱,《PRODUCE X 101》總決賽上所有選手的票數都是由總票數的0.05%(≈7494.44)為基數乘以不同倍數獲得,數學家們表示這種票數組合的概率為0,也就是說,不可能是觀眾真實投出來的。在“天下苦黑幕久矣“的氛圍下,韓國社會的反應迅速而激烈:300余名粉絲成立“真相查明委員會”,聘請了律師起訴節目組;警方在7月27日展開調查,于10月初確認投票造假并將節目制作組以“妨礙公務”嫌疑立案,如今調查已經擴大到前幾季《PRODUCE101》甚至是其他選秀節目。
 
  隨著事件的發酵,網絡上也終于有選秀節目選手發聲——先后參加過《PRODUCE101》和《偶像學校》的練習生李海印站出來實名舉報了選秀黑幕。最新的一輪高潮來自新聞調查節目《PD手冊》,這檔隸屬于三大公共臺之一MBC電視臺的深度報道節目曾系統報道過金基德性暴力事件、素媛事件、張紫妍韓國娛樂圈性侵事件,這次也為《PRODUCE X 101》補充了更多未披露的細節,在記者看來,肆無忌憚的行業造假正在摧毀這一風靡東亞的造星模式。
 
  《PD手冊》抨擊Mnet選秀黑幕
 
  《PD手冊》是韓國MBC電視臺的重磅調查欄目,于每周二晚11點05分固定播出,涉及101造假的《CJ與選秀造假》是《PD手冊》制作的第1214期節目。這檔節目幾乎不會錯過韓國的重大社會新聞,并且作風大膽,曾揭露過韓國著名生命科學家黃禹錫的研究成果造假,也曾因為報道韓國著名導演金基德疑似性侵女演員事件而遭到金基德的反訴,之后金基德申請禁播《PD手冊》遭到了首爾西部地方法院駁回。
 
  關于《PRODUCE X 101》,《PD手冊》同樣釋出了爆炸性的信息。首先,作為一檔完全以觀眾投票作為排名依據的綜藝節目,《PRODUCE X 101》負責統計票數的不是一組員工,而是一個人。據匿名的節目組工作人員透露,這位統計票數的唯一的職員并不在控制室里與他人一塊工作,而是單獨在一個房間里“統計”票數,再將結果以圖片形式發到節目組手中,事后還會要求剪輯師們刪掉圖片。這名職員在造假風波爆發后便處于聯系不上的狀態,也沒有去電視臺上班;其次,《PD手冊》爆出節目曾經換過“初C位”(“101”綜藝中,在主題曲百人舞臺中站C位的選手被稱為“初C位”,四季101中,站上初C位的選手無一例外最終都出道了)。在節目中,制作組選出對新一季初C位的選拔方式做了改變,以往是由選手們從A班練習生中投票選出,這一季改成了觀眾看過主題曲直拍后根據表現投票。
 
  改規則無可厚非,問題在于規則改得太突然,已經按原規則選出了一個C位后,又突然宣布換一種方式選。“Center原來是某某某,正當他成為了Center哽咽不已的時候,在拍攝的途中,突然說要由國民制作人選擇Center。”一位參加了節目練習生在《PD手冊》中說道。
 
  韓國論壇theqoo熱帖分析認為,被剝奪C位從而改變了命運的原初C是A班選手金施勲,他最終未能出道。盡管這一分析并無實證,卻在微博上頗有影響力,《PRODUCE X 101》的中國觀眾紛紛表示金施勲的確舞蹈實力出眾,卻慘遭節目惡魔剪輯。鏡頭分配也遭到了詬病。據上述匿名節目組工作人員說法,上級會向剪輯師提出“重點拍哪一人”的指令;受訪的匿名選手還舉了一個血淋淋的例子:節目組工作人員常常很粗暴地喊選手們起床,一次一位選手忍不住對工作人員粗暴的態度提出了質疑,從此這位選手再也沒有出現在節目正片里。
 
  被警方扣押搜查的涉事公司除了CJ E&M,還有幾家向節目輸送了練習生的經紀公司,包括STARSHIP、MBK和Woollim等。《PD手冊》中多位受訪練習生指出STARSHIP是特權公司,參賽選手之中甚至流傳著節目是“STARSHIP頻道”的玩笑,更有人指認,STARSHIP的練習生提前獲知了節目的競演歌曲,并提前開始了練習——《PD手冊》的記者打了個比方:假如說法屬實,這和考試前泄題有什么區別?《PD手冊》毫不意外地成為造假事件的又一個高潮:據尼爾森韓國數據,《CJ與選秀造假》達到了5.1%的收視率,比上一期提高1.4%,節目播出的次日清晨,STARSHIP公司官網訪問量激增導致網頁癱瘓。
 
  選秀造假并非“101”專屬,《PD手冊》在同一期節目里,還報道了CJ E&M出品的另一檔偶像選秀節目《偶像學校》的造假行為。2017播出、由金希澈擔任“班主任”、致力于選出“第二個秀智”的《偶像學校》是一檔不太成功的偶像選秀,尤其是和同年的《PRODUCE101》第二季相比,后者制造了超人氣限定男團WANNA ONE和“頂級流量”姜丹尼爾,而《偶像學校》整季下來熱度最高的新聞,恐怕就是決賽時人氣選手李海印的爆冷淘汰以及發生在她身上的票數爭議。
 
  票數爭議的依據是:《偶像學校》公布的票數顯示李海印在最后一周獲得了兩千多條觀眾短信投票。而據韓國《國民日報》2017年10月3日新聞報道,在網上發短信投票截圖自證給李海印投過票的人數超過了四千人,《PD手冊》播出時,節目中稱網上的投票自證已經超過5000票——光是這些在網絡上曬出來的票數,已經比Mnet聲稱的多了近一倍。李海印在《PD手冊》中還指認了《偶像學校》的其他“造假”行徑,包括以海選名義讓三千位報名者到體育館錄制大型群舞畫面,其實當時41個參賽名額均已敲定,真正的參賽選手被告知不用到場,那三千人只是被騙去做了群演。
 
  更慘的是,蒙冤淘汰的李海印繼續被Mnet電視臺背后的CJE&M集團擺了一道:李海印在《PD手冊》中稱,CJE&M在自己被淘汰后提出與她簽訂專屬合約,聲稱保證會讓她在一年之內出道。李海印接受了這份合約,最終只是又蹉跎了一年光陰,如今25歲的她徹底放棄了偶像夢想,轉行做起了網店模特。
 
  成團利潤可觀,結構滋生黑幕
 
  從7月底韓國警方展開調查至今,每一次的進展都會引發韓網熱議。但在這樣的輿論壓力之下,Mnet從沒有變過口徑的一件事是:限定團X1按原計劃運營——7月30日,票數造假熱議的第一周,限定團X1的運營公司Swing娛樂聲稱組合將按原計劃在8月27日出道;10月15日《PD手冊》播出后,16日X1方面回應稱不會受節目影響,會繼續X1組合的活動。自8月27日正式出道以來,X1發行了首張專輯,憑借專輯主打歌進行了密集的打歌活動并斬獲十幾個“一位”,并參加了“首爾音樂節”、“KCON”等大型公演,錄制了三檔電臺節目和十余檔綜藝,行程可謂密集。
 
  為何Mnet在警方調查之后依然“頂風”運營?這大約是因為成團運營后有機會產生的巨大利潤。對于偶像產業高度成熟的韓國來說,選秀節目結束之后,運營限定團才是更掙錢的環節。根據2018年12月韓國媒體報道,第二季101推出的組合WANNA ONE出道18個月期間收入在800-900億韓元左右,凈利潤達到了44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2.64億元),他們的解散演唱會在可容納四萬人的首爾高尺巨蛋連開四天,門票還被炒到天價。據韓媒《Sports首爾》報道,這440億純利潤的劃分方式是:CJ E&M拿走25%,CJ E&M成立用于運營限定團的子公司(YCMEnt./Swing Ent.)拿走25%,11名成員及其原生公司瓜分剩下的50%,具體到藝人與原經紀公司的分賬方式,《Sports首爾》樂觀地推測可能是五五分賬或者四六分賬。
 
  也就是說,原生公司輸送旗下練習生進入出道位后也是頗有“賺頭“,甚至于一位練習生出道還是兩位練習生出道,都有鮮明的差距。這也是“101”和傳統素人選秀節目在產業上最大的不同:素人選手是直接跟節目組背后的經紀公司簽約,101模式是中小型經紀公司“出借”旗下練習生給CJ E&M組成限定團,這一結構就注定了練習生公司之間極有可能“神仙打架”,用盡各種方法爭奪有限的出道席位。作為既得利益者的一些公司也會竭盡全力在造假風波中保存“勝利果實”,比如旗下有兩名練習生成功出道、被警方列入嫌疑名單的MBK公司。
 
  據韓媒《每日經濟》獨家報道,警方著手調查之后,MBK老板金光洙將其他公司代表們召集到一起并對他們說“無論警方調查結果如何,讓我們發表聲明說支持X1最終選出的成員出道吧。”于是7月29日,網絡上出現了一篇《PDX101男團獲14家公司支持》的新聞。《PD》手冊中采訪到了一位與會經紀公司代表,這位代表表示,自己受金光洙電話邀請參加了那個聚會,其實當場有幾家公司明確表示不希望發布支持X1的新聞,但“可笑的是,見面不久后,那條新聞就發出來了。”CJ E&M本身也并非一家單純經營著Mnet電視臺的娛樂公司而已,不少參賽練習生的經紀公司存在CJ E&M參股的情況,或者干脆直接是CJE&M子公司。比如《PRODUCE101》第二季出道的姜丹尼爾和尹智圣當時所屬的經紀公司MMO就隸屬于CJE&M旗下。
 
  《PD手冊》中,一位匿名接受采訪的中小型經紀公司代表向記者科普了這樣的“常識”:“我此次參加節目是帶著‘五個位置會不會公平分配呢’的期待而去的,實際上沒有想著11名果真都會公平的入選,因為和節目那邊親近的經紀人、自己是社長的公司、或者是很有錢同時和那邊很熟的公司,在那種層面下可以一起共贏。”缺乏監管也是一大原因,根據《PD手冊》調查,國民選秀竟沒有第三方公證人員,唱票由一名PD單獨完成,而其他工作人員對從第三現場直接發過來的數據竟然毫不懷疑。
 
  相比之下,偶像工業更晚的國內在這方面還要成熟一些。國內選秀節目自《明星學院》《超級女聲》始,湖南廣電“御用公證員”劉麗萍成為深入人心的公證員代表。如今選秀節目漸漸不再設立公證員,但內地選秀似乎嘗試起了新的操作:10月15日“愛奇藝悅享會”上,《青春有你》官宣第二季將由普華永道作為獨立的第三方機構,為節目提供投票服務。
 
  強大的造星能力,讓黑幕更加肆無忌憚
 
  目前,韓國媒體CBS Nocutnews已經從警方處證實了101存在造假行為。為何101造假手段如此拙劣依然能奏效?最直接的原因是,無論這個節目推誰,每一次的限定團市場反饋都好得驚人。其實每一季《PRODUCE101》都少不了黑幕質疑,第二季的金鐘炫、第三季的李佳恩、第四季的李鎮赫均是爆冷淘汰的“意難平”代表,然而“出廠”之后,他們都很快被市場接受。
 
  一方面要歸結于練習生生源的普遍優秀。在韓國練習生整體都很優秀的局面下,即便在剪輯上真的有“重點照顧”某些選手,呈現出來的效果也并不會突兀,區別只在于有些人的優秀能被看見,另外一部分人的優秀無緣呈現在觀眾面前。比如《PRODUCE X 101》換C風波中的前后兩個C位。如果不是換C位的事情被練習生們捅了出來,也許并沒有多少觀眾會記得金施勲,得知他是初C位后,網友才紛紛感慨這位選手舞蹈能力出眾;然而改變規則后當選C位的孫東杓也并不差,他是憑借著主題曲舞臺直拍中優異的表現被觀眾從所有A班選手中挑出來的,他成為了初C位后便持續受到關注,最終以第六名出道。記者發現,“優秀的人太多”竟然也成為了韓國娛樂圈畸形發展的一個推動力:競爭及其激烈的狀況下,努力已經不足夠讓人脫穎而出,出身平凡的練習生們只能指望鏡頭偶然的臨幸,有資本、有關系的經紀公司則可能為了旗下的練習生們動一些別的心思。對于節目制作方來說,在背景平凡的優秀練習生和背景強大的優秀練習生之間做選擇并不難,有時黑幕就成為了一種自然而然的共謀。
 
  另一方面在于韓國強悍的的造星能力。出道前再怎么“素”的練習生,經過系統的訓練出道后總能面貌一新,不僅實力上來了,顏值甚至也可以拔高幾個度。101系列第三季《PRODUCE 48》是日韓合作企劃,來自日本AKB48的小偶像們沒有受過專業唱跳訓練,唱跳表演一度非常吃力,這也直接影響了節目的舞臺效果和播出影響力,101系列第三季《PRODUCE 48》播出時收視率為也四季中最低。總決賽票數相較前兩季明顯縮水,C位出道的張元英得票數僅有33萬,而第一季冠軍全昭彌票數是85萬,第二季冠軍姜丹尼爾票數為157萬——即便如此,閉關訓練近兩個月后出道的限定團IZ*ONE卻仿佛脫胎換骨,跳得了刀群舞,賣得動專輯,在2019年上半年韓國Hanteo專輯銷量榜單中奪得女團第一、總排名第五,日本市場中也三度拿到公信榜單曲銷量冠軍。
 
  如今頂著造假風波出道的X1,依然成功了。根據韓國Hanteo榜統計,他們的出道專輯《飛翔:QUANTUM LEAP》首周銷量突破52萬張,這個數字已經超越了前輩WANNA ONE,他們成為了韓媒口中最新的“怪物新人”。這實在是一種詭異的現象:一方面,粉絲們對于造假看似群情激憤,另一邊,市場卻身體很誠實對結果買了單。其中原因之一,或許是因為韓國偶像產業是真正以“團體”為單位打造這些選秀藝人的,限定團的核心盈利模式是團體專輯、組合演唱會票房和團體代言廣告,少數頭部選手擁有不錯的個人資源,但不是大頭。
 
  當限定團成為了一個利益整體,擁有真實高人氣的選手和可能存在的黑幕選手已經被緊緊捆綁在了一起,粉絲被裹挾著不得不為整個組合買單;而當組合被推向市場后,更廣泛的受眾認識到的是作為一個新人組合的他們,這些“速食”的觀眾并不需要了解他們出道前的排名紛爭。但市場并不能主導行業的標準秩序。如果連正在調查中的做票嫌疑都不影響大眾對X1的接納,那么也就意味著選秀黑幕現象很難有所改變——記者觀察到,韓國網民7月22日即針對《PRODUCE X 101》造假調查在青瓦臺網站上曾發起國民請愿,但截至8月1日只有5000多人簽名,按規定是超過20萬人請愿政府才會有所反饋。
 
  行業對造假的約束也非常有限:10月17日,韓國廣播通信審議委員會方面表示,如果《PRODUCE X 101》節目投票造假最終坐實,將對Mnet電視臺處以最高3000萬韓元(約人民幣18萬元)的罰款,和達到百億韓元級別的限定團收入相比實在微不足道。但影響深遠的并非金錢本身:三四年前,高度成熟的韓國偶像產業曾視“101”為行業救星,認為這一造星模式打破了以SM、YG、JYP為首的大公司對偶像行業的壟斷,讓中小型公司的練習生有了更多曝光機會。誰能想到,“101”如今卻逐漸形成了另外一種偶像生態圈的畸形。那些相信她們可以親手制造出一個個人氣偶像的粉絲,還會為此買單嗎?而由韓國吹來的101造星之風如果散去,中國本土的偶像工業是否也會受到波及?
 
  這個問題我們還不知道答案,但倘若選秀造假繼續猖獗下去,遲早寒了年輕練習生的心,再想看見人才濟濟的偶像生態恐怕就不會太容易了。
關鍵詞:限定團 選秀 偶像
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 投資機會
熱門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