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投資專題大健康投資專題養老產業投資專題
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娛樂 > 正文

電影行業迎來艱難開局 轉網絡首映是否為大勢所趨?

來源:新浪科技 2020-02-14 14:33中投投資咨詢網 A-A+
  2020年,中國電影行業迎來艱難開局。
 
  如果此前的扎堆定檔是充滿信心的奮力一搏,那么如今的紛紛撤檔則平添了太多難言的苦澀。受疫情影響,不僅春節檔首度出現空缺,“最擁擠”情人節檔也將面臨全員離場的困境——《抵達之謎》《蕎麥瘋長》《海獸之子》等影片先后宣布撤檔。有電影行業人士預計,至少要到清明甚至是五一假期,電影市場才有回暖可能。“目前來看,已撤檔電影最理想的上映時間是暑假,但原本還有一堆瞄準這個檔期的影片,突圍很難。”
 
  不過,除了擇期上映,似乎還有另一條路——網絡首映,比如投向西瓜視頻懷抱的《囧媽》,又比如在愛奇藝和騰訊視頻聯合獨播的《肥龍過江》。
 
  片方止損,平臺需內容
 
  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近三年來,情人節當日票房分別為3.93億元、2.63億元、6.72億元。而由于今年情人節檔與春節檔相隔較遠,大批影片集中上映,其中包含不少引進影片,因而票房備受期待,但現在來看,只剩嘆息。然而,與“具體上映時間擇日公布”的其他同期競爭者相比,動作喜劇影片《肥龍過江》是一個異類。2月1日,原定于2月14日全國上映的《肥龍過江》在愛奇藝和騰訊視頻聯合上線,成為《囧媽》之后又一部轉為網絡首映的院線影片。
 
  前述電影行業人士認為,對《肥龍過江》片方而言,此舉的主要目的在于止損。疫情之下,潛在觀影人群中的絕大對數都趨向于減少外出,更不會前往相對密閉的電影院觀影。因此,影片短時間內上映的難度很大。
 
  據愛奇藝方面介紹,與《肥龍過江》團隊的溝通始于1月28日。彼時,電影、演唱會等線下娛樂活動已按下暫停鍵,對方正四處尋求新的放映渠道。與此同時,大量用戶的內容消費需求被直接拉到了線上,平臺亟需快速布局。一方面是VIP內容限時免費,優酷、愛奇藝、騰訊視頻、芒果TV均推出了多部免費劇集和影片;另一方面是排播調整,以保證內容的持續供給。愛奇藝需要包括院線影片在內的更多內容填補空白,雙方一拍即合。
 
  于是,決策過程也很高效,做決定用時兩天,對接商務細節用時兩天,最終實現了愛奇藝與騰訊視頻聯合獨播——愛奇藝對此的解釋是“考慮到可以擴大受眾范圍,陪伴更多因疫情隔離在家的觀眾”。基于此,兩家平臺共同擁有該影片的信息網絡傳播權,院線發行權依然留在博納影業,至于后續的院線上映等事宜,將根據疫情和市場環境進行綜合考慮后作出相應安排。
 
  與《囧媽》的免費觀看模式不同,《肥龍過江》在愛奇藝和騰訊視頻均采用付費超前點映模式,普通用戶支付12元、會員用戶支付6元即可觀看全片。《肥龍過江》上線后,一度位列愛奇藝電影熱度榜榜首,截至發稿,在騰訊視頻的播放量達9967萬次。愛奇藝電影中心總經理宋佳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表示,與片方以“保底+分賬”的形式進行合作,但具體數字并未透露。
 
  砍窗口期,院線有意見
 
  與《囧媽》網絡首映遭到院線激烈抵制、甚至提請國家電影局叫停相比,《肥龍過江》并未引發過多爭議。究其原因,一是《肥龍過江》體量不及《囧媽》,且并未和后者一樣進行大手筆的線下物料投放宣傳,與院線的利益糾葛較少;二是該片此前已在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上映,網絡首映越快,盜版造成的影響越小。
 
  但即便如此,從《肥龍過江》監制兼主演甄子丹的微博中依然可以窺見做出這一選擇的艱難。他感慨,接到該電影從院線改為網絡播出的消息時,自己因疫情爆發本就沉重的心情更沉重了。“動作電影的拍攝比其他類型的電影難度大很多倍,特別這次是演250斤的胖子……作為電影人,我希望我的影迷、觀眾朋友們可以在電影院的大屏幕上享受影院的整體視聽帶來的暢快觀影感受,這也是每位電影人的共同愿望。”但他也提到,在互聯網發展的當下,電影內容移動化、網絡化是必然的趨勢。
 
  事實上,早在《囧媽》與《肥龍過江》之前,就曾有一部影片試水超前點映,不同的是,由于院線的集體抵制未能成行——2015年10月,作為《消失的兇手》出品方,樂視宣布將在樂視3D超級電視中就該片推出一場超前點映,多家院線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并采取了撤銷場次、退票等方式。迫于壓力,樂視最終取消了這一活動。
 
  但與當年情況不同的是,五年過后,長視頻平臺進入億級會員時代,短視頻平臺也強勢崛起,院線電影市場卻已接近飽和,對部分中腰部影片來說,縮短上映窗口期,提前上線視頻平臺,也許有助于其獲得更大的受益空間,畢竟資源有限,不是誰都能拿下大規模排片。更何況,票房不是完全屬于片方,扣除5%的電影發展專項基金和3.3%的特別營業稅后,片方要再與院線及影院進行分賬。
 
  《囧媽》之所以觸怒院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砍掉了窗口期,破壞行業規則卻占用了影院的大量宣傳資源。“你可以把影片放到互聯網上,但不應該在這樣的時刻、以這種方式背叛院線,有損失共同承擔沒有任何問題,但你自己跑去吃肉卻一腳把院線踢開,像話嗎?”一位院線工作人員說道。
 
  超前點映,能否常態化
 
  在宋佳看來,互聯網為電影產業帶來了增量,視頻平臺和院線是互為補充、融合共生的關系,兩者共同做大產業蛋糕。與之對應的是,在去年的“愛奇藝世界·大會”上,愛奇藝發布了自己的原創電影計劃,針對自制影片,將院線與影院的分成比例提升至60%,在換取窗口期縮短的同時,緩解影院的經營壓力。
 
  盡管如此,院線電影的網絡首映仍舊長路漫漫。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影視傳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鴻在談及《囧媽》網絡首映時給出的觀點是:這是一個疫情所迫與新媒體的商業利益需求共同促成的特例。
 
  宋佳也告訴新浪科技,作為疫情期間采取的特殊處理方式,超前點映能夠到兼顧用戶、電影出品方與平臺三方的利益。從長遠來看,平臺通過優質影片吸引更多用戶,用戶為優質內容買單,平臺再繼續支持片方推出更多優質影片,形成良性循環。“我們的合作是非常開放的。”但至于是否會接洽更大體量的影片,她表示,還沒有更進一步的項目可以公布。
 
  在尹鴻看來,電影依然需要影院窗口創造儀式感、現場性和議程設置,目前這種模式不會是常態。但他也指出,未來新的傳播技術和能力必然會對影院產生越來越大的沖擊,影院服務和體驗必須升級。更應當注意的是,影院只是產業鏈條的一環,不是天然的贏家,必須休戚與共。“收排片費的時候也要想到,制片、發行方有可能改嫁再婚。”
 
  放眼全球,Netflix與院線的關系早已勢如水火。自推出第一部原創電影《無境之獸》起,Netflix就一直在探索院線和平臺同步上映的可能性,前有好萊塢質疑,后有戛納退賽風波,《愛爾蘭人》《婚姻故事》等作品卻是實力的最佳證明。
 
  以Netflix為參照,院線電影轉網也許不再遙遠。但前述電影行業人士并不認同:“短時間內,國內視頻平臺還不具備Netflix這樣的實力。”她強調,一流的制作資源依然把持在傳統電影公司,網絡電影就是網絡電影,院線影片就是院線影片。“視頻平臺不具備主控一個《囧媽》的實力,字節跳動是可以砸這6.3億,但絕不是長久的。”
 
  不過,院線和視頻平臺的邊界的確在縮小,雖然類似《囧媽》的免費模式很難大批復制,單點付費的超前點映模式卻可以在視頻平臺得到充分發揮。在電視劇領域,《陳情令》《慶余年》等劇集就讓視頻平臺嘗到了足夠的甜頭,推廣到更多的內容形式只是時間問題。
 
  當然,視頻平臺有自己的算盤:內容上的,營收上的,會員規模上的;院線和影院有自己的憂慮:分賬上的,經營上的,行業發展上的。不論影片以何種方式出現,對于作為用戶的你我而言,我們依然在為了自己喜歡的內容投票。疫情或許成為了某個轉折點到來的助推劑,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也改變了我們看世界的方式——從改變看電影的方式開始。
關鍵詞:電影行業 撤檔 平臺
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