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投資專題大健康投資專題養老產業投資專題
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游戲 > 正文

資本不斷入局 游戲陪玩行業正在崛起

來源:36氪 2020-06-23 20:56中投投資咨詢網 A-A+
  “小姐姐要渡劫嗎?”“現在什么段位?”“微信大區還是手Q大區?”......
 
  晚上七點,94年男生孫博洋(化名)在“比心陪練”平臺收到一個預約消息后,正在向對方了解需求。對方是一位剛注冊不久的新玩家,想找他在七點半玩一局《王者榮耀》,奈何對方僅是榮耀鉑金段位,而孫博洋號已經達到至尊星耀,他只好再去尋找下一個“老板”了。孫博洋進入游戲陪玩行業兩年,現在這已經是他的全職工作。
 
  伴隨電競游戲市場擴張,游戲陪玩的熱度也逐漸高漲,成為巨頭們新的掘金場。最近小米推出了一款語音陪玩社區App“啾咪星球”,內含《絕地求生》《英雄聯盟》《王者榮耀》《CSGO》等熱門游戲陪玩專區,讓外界更加關注這一新興業務。在此之前,虎牙也已推出游戲陪玩產品“小鹿陪玩”;而在今年一季度業績會上,斗魚管理層也曾提到,游戲陪玩作為新業務增長較快。王思聰背后的“比心陪練”平臺似乎熱度更高——今年4月“王校長”親自上場打廣告,#王思聰陪練游戲每小時666元#也隨之登上微博熱搜榜。
 
  隨著資本不斷入局,游戲陪玩行業正在崛起。但在熱鬧背后,打擦邊球行為等亂象也如影隨形。游戲陪玩到底是不是一門好生意?
 
  1、“陪陪”月入過萬
 
  游戲陪玩的原型,可以追溯到網絡游戲時代最初的游戲代練,即通過向玩家提供服務來收取費用。“陪陪”是游戲陪玩對自己的稱呼,他們通常提供陪伴打游戲的服務,偶爾也有人提供哄睡、唱歌、念詩甚至虛擬戀人服務,下單的用戶被稱為“老板”,雙方存在明確雇傭關系。
 
  90后女生王詩音(化名)全職做游戲陪玩已有兩年,大多數時間她都會在“比心陪練”和“小鹿陪玩”上玩《英雄聯盟》。“在建立初期,平臺經常會給新人補貼或者推薦位,我剛入駐時的月收入確實可以達到上萬元,但后來平臺對新玩家沒有扶持,再加上我隨性接單,收入就下降了,現在每個月收入有五六千元。”王詩音說道。據她透露,這是一個自由度很高的職業,接單時間和時長完全視心情而定。王詩音每天工作約6小時,在“比心陪練”上,她的陪玩價格是50幣/局,實際到手40幣,一局半個小時可以掙30多元。
 
  剛開始做這份工作時,王詩音遭到母親的強烈反對。在傳統觀念里,陪玩工作時間黑白顛倒,對身體損害較大。“后來媽媽覺得不用出去上班東奔西走,也就慢慢同意了。”她說,作為一名北京本地人,沒有房租、餐飲等額外支出,目前的收入完全夠花銷,她對自己的生活也很滿足。“我入駐平臺時沒有什么條件或門檻,因為我打游戲還不錯就一時興起加入了這個行業,除了填寫基本資料外,還上傳了一段打游戲的視頻就可以接單了。”王詩音說道。不過在這個行業,除了王詩音這樣的“佛系”玩家,也有陪玩者崇尚“多勞多得”。
 
  孫博洋的月收入目前就在萬元左右,他在“比心陪練”上的價格是20-25幣/局,偶爾價格會打折到2幣/局,但他的工作時間較長,從每天下午3點到次日8點幾乎從不間斷。
 
  2、“陪玩”的本質是社交
 
  目前,國內的游戲陪玩主要分為有償和無償兩種。
 
  伴隨國內游戲市場日益成熟,“有償陪玩”也成為一種全新的游戲服務形式。據「創業最前線」了解,游戲陪玩平臺均采用C2C模式,收益主要來自于向用戶及陪玩抽取的服務費,包括陪玩在平臺獲取的訂單收益、紅包收益和禮物打賞等。其中,“比心陪練”會在訂單、紅包和禮物方面分別抽傭10%;“點點約玩”在訂單、紅包和禮物方面抽成比例分別為20%、10%和30%。不過,也有部分陪玩平臺不抽成,變現模式主要是向畫像清晰的用戶和玩家精準地售賣廣告,但這種收入與抽取的服務費相比占比不大。除此之外,陪玩業務帶來的流量也為平臺后續的商業變現提供了基礎。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市面上的陪玩平臺數量已超過100款,但行業格局并不穩定,新涌入賽道的玩家正在持續增長。而游戲陪玩市場的火爆,也得益于國內游戲用戶的迅猛增加。《2019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游戲用戶規模達到6.4億人,較2018年增長2.5%。艾媒咨詢數據也顯示,未來電競游戲市場的10%-20%會轉化到陪玩產業,預計2020年中國電競游戲市場規模為1353億元,陪玩未來市場規模或超百億。
 
  那么究竟哪些玩家會找游戲陪玩?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創業最前線」,陪玩服務可以滿足兩種不同類型玩家的需求:一種重視游戲體驗,身為菜鳥卻很想贏,而在競技類游戲內,有錢就可以請大神來帶自己“躺贏”;還有大部分用戶是出于情感需求,希望通過平臺進行社交互動,靠花錢找人陪伴。
 
  3、暗藏的灰色地帶
 
  鑒于一些玩家在玩游戲之余還需要“情感體驗”,因此現階段的陪玩行業難免暗藏著一些“灰色地帶”。“我也曾遇到過個別‘老板’在打游戲過程中開黃腔。還有人和我熟悉之后,算錢時斤斤計較,讓我不斷給他優惠、調整價格。更有人惡意逃單,明明打游戲時玩得很開心,聊天時也不錯,結果時間一到就把我舉報退款了。”王詩音有點憤怒地說道。
 
  孫博洋表示,他也遭遇過惡意逃單。在他剛做游戲陪玩的前三個月,就遇到了五個逃單的老板。雖然剛開始價格便宜,2-5幣一單,但這種行為讓人不爽,會影響他一天甚至更長時間的心情。“第一個逃單的老板說想通過微信支付,這樣平臺不會抽成我可以獲得更多,結果游戲一結束就把我拉黑了。此后我就再也不相信這些‘老板’了,一直都堅持在平臺接單。”孫博洋表示。他還透露道,曾有幾次遇到有“老板”詢問他是否接“特殊單”,而“特殊單”就是在正常游戲之外,提供額外的服務。
 
  即便要求陪玩們提供常規服務,“老板們”也是挑剔的。「創業最前線」發現,陪玩除了游戲技術要好,還要聲音好聽、會聊天。例如有些“老板”會明確要求女生有“蘿莉音”“少御音”,男生則有“青叔音”“暖男音”“正太音”等多種分類。值得注意的是,在部分平臺,女陪玩需要通過表演才藝才能競爭上崗,獲得“老板”的肯定后才可以接單。
 
  陪玩不易,而這些灰色地帶也給陪玩產業帶來陰影。不過,市場規范化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懸而未決,隨著互聯網巨頭企業進場,有望給陪玩行業帶來全新的升級,而陪玩行業唯有加快自我整頓與規范化服務,方能開拓更廣闊的消費者市場。
新基建成2020年中國經濟關鍵詞,重點機會有哪些?
掃碼關注右側公眾號,回復對應關鍵詞,即可免費獲取以下報告
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   如果你可以成為任何人,你想成為誰?20年來,《模擬人生》系列游戲已經幫助數億玩家回答了這個永恒的問題。每一次你玩《模擬人生》,就像在虛擬的人物身上進...[詳細]
    2020年06月14日 13:35《模擬人生》 游戲
  •   近年來游戲行業的發展勢頭迅猛,隨之而來的是各種行業亂象,從2018年3月開始我國加大對游戲版號發放的審批管控,一石激起千層浪,對游戲企業影響巨大。此次分...[詳細]
    2020年06月02日 16:40游戲版號 網游行業 監管
  •   阿布杜拉,24歲,正在沙特阿拉伯(以下簡稱為沙特)首都利雅得一家有外資背景的企業上班。   下午6點,確定沒有突發的事件要處理后,阿布杜拉在這一時刻準...[詳細]
    2020年05月28日 17:25中國創業者 中東市場 游戲
  •   彼之砒霜,汝之蜜糖。   2020年的艱難開局,在讓眾多行業陷入困頓之際,卻讓游戲業迎來了一場流量的盛宴。除了日進斗金的王者、吃雞,還有火爆朋友圈的動...[詳細]
    2020年05月28日 17:15VR游戲 游戲業 《Half-Life: Alyx》
  •   在疫情的沖擊之下,從東京奧運會到歐洲五大聯賽,傳統體育賽事接連陷入了停滯;相較之下,新興的電子競技卻呈現出逆勢生長的態勢,不僅《英雄聯盟》(LPL)春...[詳細]
    2020年05月26日 17:18電競選手 比賽 商業運營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熱門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