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制造投資專題大健康投資專題養老產業投資專題
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娛樂 > 正文

內娛第一支“限定女團”停止答卷 資本還會搭建舞臺嗎?

來源:36氪 2020-06-24 11:08中投投資咨詢網 A-A+

  6月23日,是火箭少女101的告別典禮。

  這支在“全民搞創”的盛況下誕生的“內娛第一女團”終于走過了兩年多的時光,內地娛樂圈第一支“限定女團”停止答卷。但對粉絲來說,這場畢業典禮注定不圓滿。

  距離告別典禮還有兩天時(6月21日),火箭少女101官博宣布,成員李紫婷因突發性耳鳴,將缺席火箭少女101(以下簡稱“火少”)告別典禮錄制的表演環節。在這條微博的評論區,幾乎全部都是粉絲的質問。事實上,不光這一條微博,官博近期發布什么內容,評論區都會變成粉絲表達不滿的陣地。畢業典禮倒計時兩天的微博甚至因被用戶投訴而無法轉評。而與此同時,和其他限定團相比,火少似乎又獲得了最多資源。據Funji統計,火少有3個定制綜藝、19支單曲和2張專輯,以團體形式共參與的綜藝共27檔。不論是總量還是曝光的頻次和密度,都遙遙領先其他限定團。

  DT財經比較了6個從不同的“101式”綜藝中走出來偶像團體(火箭少女101、R1SE、NINEPERCENT、UNINE、新風暴、BlackACE)出道半年后的熱度變化,只有火少的熱度有明顯上升,其他團隊都基本都呈下滑趨勢。這還僅僅是團隊活動,如果算上個人資源,數量會更加可觀。

  要說沒有運營,沒有“售后”,不論是作為主控方的騰訊視頻,還是負責具體執行的哇唧唧哇都一定會覺得委屈。但兩年間粉絲對平臺和運營方的怨念卻越來越深,并在畢業典禮舞臺前達到頂峰。這次點燃粉絲怒火的導火線,是火少成員們連續兩個月以來的高強度工作。

  在粉絲看來,火少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應該是完成畢業典禮舞臺,但卻被安排以非首發團體的形式,參與騰訊自制的綜藝《炙熱的我們》的錄制。且根據網 傳的排練時間,火少每天的排練都被安排在0點之后,是所有團隊中最晚的。除了已經明確患病的李紫婷外,其他成員也都不同程度顯露出疲憊,甚至有“站姐”發微博稱,她們在錄制現場外等候火少下班直到凌晨,但成員的狀態讓大家都不忍心再舉起相機。

  這還是眼下顯性的矛盾,兩年來,粉絲的不滿還在于譬如苛刻的合約和不合理的收入分成,對藝人發展規劃路徑不清晰等等。但不論是“壓榨”、“吸血”還是“急于變現”,千言萬語一句話,“哇唧唧哇倒閉了”。其實作為一個大型女團,火少成員的粉絲之間也有過多次摩擦,但“哇唧唧哇倒閉了”卻始終能把所有粉絲都團結在一起。

  唱跳歌手的作品是舞臺,但什么才是舞臺?

  是運營還是壓榨、是資源還是吸血,這中間的界限雖然是非常模糊的,但一個可能的標準是,團員產出的內容能否稱之為她們的作品。火箭少女有沒有得到足夠的工作,顯然有。有沒有足夠的作品,則要打個問號。在前不久剛剛結束的《青春有你2》中,男團出身的蔡徐坤曾經說了這樣一句話:“演員的作品是戲,歌手的作品是歌,唱跳歌手的作品是舞臺。

  這里不討論成員個人發展,只討論火少作為女團的作品。如果認同這一定義的話,火箭少女沒有足夠的作品。不僅粉絲這么認為,在《炙熱的我們》中,團員也紛紛表達了對舞臺的渴望。傅菁說,“成團兩年,火箭少女的舞臺掰著手指都能數的過來。”

  究竟什么是舞臺?在偶像產業高度成熟和發達的韓國,經常會從韓粉那邊聽說一個概念叫做“打歌”。所謂的打歌,就是音樂人、偶像團體等在音樂節目上表演最新推出的歌曲,為自己的新作宣傳。目前韓國一共有6個打歌節目,其中又以三大電視臺的打歌節目含金量最高、公信力最強,分別是SBS的人氣歌謠、MBC的音樂中心和KBS的音樂銀行。

  無論歌手、偶像團隊還是個人愛豆,只要發布了新歌都可以參加打歌節目。但“舞臺”是專屬于愛豆的概念。傳統意義上來講,當偶像團體合體發布新歌后,只有參加了“打歌”節目,有了現場舞臺表演,才能稱之為“回歸”。而一般在“回歸”時,偶像團體要把幾大打歌節目都上一邊,呈現多個舞臺現場表演,整個“回歸期”在一個月左右。

  所以,日韓盛行的“打歌”節目,和美國元老級別的流行音樂排行榜billboard相比,雖然都有很強的榜單功能,但最關鍵的區隔就是“舞臺”,或者說是表演,而其本質是媒介的不同。billboard的誕生是基于廣播形式,而打歌節目則是基于電視,現在當然還包括網絡平臺。之所以要將火箭少女和韓國團體進行比對,因為火少是內地娛樂圈唯一一個,幾乎照搬韓國選秀模式票選出的女團。

  《創造101》是韓國Mnet電視臺的選秀節目《PRODUCE 101》在國內的授權版本。《PRODUCE》系列至今已有四季節目,每季都會票選出一個限定團體。因此,從《PRODUCE》系列第三季節目《PRODUCE 48》中票選而出的,同為2018年出道的限定女團izone就可以作為火箭少女的天然對標對象。和固定團不同,限定團的回歸頻率更為密集,而商業演更少,以平日里高強度的練習室練習來保障每次回歸的質量。

  6月15日,izone剛剛完成了第三次回歸,在幾大打歌舞臺的演出視頻也相繼公開。而火少在發布了專輯或單曲后,能有的舞臺表演機會除了團體演唱會,基本只有綜藝節目和例如跨年演唱會、天貓618晚會這樣的商業演出。而一般這類全民受眾向的演出,女團表演都是為了烘托氛圍,更何況火少還有一首大熱單曲,特別適合炒熱氛圍,那就是《卡路里》。而與此同時,被團隊視為“回歸”之作的火少的第二張專輯《立風》,主打歌《風》由于是一首慢歌,在今晚散場演出前,從來沒有過一次現場表演。

  2018年被視為中國偶像團體元年,但當偶像團體層出不窮的時候,相應的基礎設施建設卻慢了不止一拍。

  觀眾可以反感某些演技不合格的愛豆擠占專業演員工作機會,但行業內的人應該認識到,這只是一部分的事實,另一部分是,這些不夠專業、未經訓練的愛豆們,很多卻在另一個領域經歷過經年累月的練習,但在當前的娛樂環境下,他們的本職事業無處安放,于是只能出沒在綜藝、網劇和在直播里。沒有足夠的展示空間和產出作品的機會,就意味著主打唱跳的團隊或個人不能從自己的事業中獲得良性回饋。

  2018年,隨男團選秀節目興起的一個概念叫做“直拍”,這同樣是一個直接從韓國娛樂圈引入的概念。直拍是為了使團員之間保持競爭狀態的一個激勵手段,直拍視頻在網絡平臺上的播放量會影響到成員在團體中的人氣、資源和站位。同樣以izone為例,在節目中C位出道的張員瑛,在日前的回歸里,就不再是固定C位。而第二名宮脅咲良和以最末第十二名出道,但舞蹈實力超群的主舞李彩演的分量都大幅增加,就是因為二人都多支“百萬直拍”視頻,在直拍形式下的表現比其他成員更好。

  而在內地娛樂圈,由于沒有系統的舞臺文化和成熟的產業支撐,“直拍”雖然不少,但卻無法為藝人兌換到相應的資源。我們更常見到的是這么兩種現象,一是直拍播放量高的藝人,不見得是因為唱跳能力強,而唱跳表現力強、直拍播放也高的藝人,即使能獲得資源,獲得的也不見得是舞臺資源,而是影視、綜藝資源,商業代言,甚至是直播資源。

  當出道節目不火時,平臺和資本還會搭建舞臺嗎?

  “舞臺”對于流行音樂產業來說是基礎設施

  現在國內最有實力搭建舞臺這一基礎設施的,自然是三大視頻平臺。他們每年不斷地通過選秀節目推出愛豆和偶像團隊,對舞臺有需求,自然也該有動力。

  若說平臺沒有做搭建舞臺的工作,是不公平的。在第一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結束之后,愛奇藝和騰訊視頻也分別推出了《中國音樂公告牌》和《由你音樂榜樣》,都以“打歌”為看點,其中《中國音樂公告牌》更多次強調這是國內首檔打歌類音樂節目。

  愛奇藝副總裁姜濱在接受媒體采訪也曾說:“我們做《偶像練習生》時發現有的藝人,甚至一些頭部藝人,新的作品面世之后,一年下來在國內可能就能表演一兩次,沒有更多舞臺給他們機會。”但目前看來,盡管平臺已經認識到,國內流行音樂在基礎設施環節需要投入,但兩檔“打歌”節目都沒有被提升到這一戰略層面,或者說其投入的意愿還不夠強烈。在到目前為止,第一季完結后,兩家都沒有表現出繼續續訂的意愿。

  今年騰訊視頻《創造營2020》反響不佳,既輸給了對手《青春有你2》,也輸給了自己,2018年夏天“全民搞創”的盛況今年不會再有,平臺繼續投入資金搭建舞臺的阻力就更大了。而隨著直播帶貨的興起,如李佳琦、薇婭這樣的頂級主播,已經成為了事實上的“頂流”,而流量藝人的人氣也就借由直播帶貨的形式,被更直觀更赤裸的翻譯成了帶貨量。618一過, 京東就公布了“明星帶貨排行榜”。

  沒有舞臺,自然也就不會有“為舞臺而生”的藝人,而需要向資本證明愛豆商業價值的粉絲們,也只能繼續在“超話廣場”上、雜志銷量、數字專輯等等任何能形成排名的榜單上,為自己的偶像刷出一份存在感。

  但是有個“舞臺”,無論是平臺方還是資本方都愿意給到這群偶像們的,也就是影視劇和綜藝節目。比如,火箭少女中人氣最高的前三位,獲得了最多的資源,但楊超越本身就不是典型的女團成員,她憑借超強的觀眾緣和綜藝感出道,更多參與影視綜藝項目是情理之中的,但女團出身的孟美岐和吳宣儀,獲得的也是影視綜藝的資源。

  再回到“直拍”和舞臺資源,而內地娛樂圈目前為止能直接想到的,因為人氣“直拍”獲得了更多“舞臺”資源的,不是任何一個唱跳藝人,反而是機緣巧合在某晚會上演唱了《紅色高跟鞋》的演員劉敏濤。因此對節目制作方和平臺而言,流量和變現之間的關系是清晰的,其他能力如果不能轉化為流量,就很難被認可,流量才是這個行業內的硬通貨。

  在這一邏輯下,可以明顯看到,今年的選秀,各家都希望能再發掘出一個自己的楊超越,如果找不到,那就“生產”一個。《青春有你2》中高位出道的虞書欣本職是一個演員,此前已經參演過多部影視劇了,節目一開始就有意強化她的人設。對她來說,參加節目只是一個跳板,最終還是希望能獲得更多的影視資源,并向綜藝方向拓展。

  除此之外,還有相當比例的網紅由MCN機構輸送,僅僅為了參加節目臨時訓練了幾個月。對于這類比虞書欣起點還要低得多的選手,從查無此人到獲得了一定程度的曝光,對于她們和背后的公司來說,多留一集就是多賺一點。而像樂華娛樂這樣的公司,照常理來說應該是選秀節目的主要造血廠,今年的成績卻很差。但他們付出的成本是巨大的。據杜華介紹,在樂華的培養體系里,培養一個訓練生,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前期投入超過千萬。當前期成本極高,后期變現路徑又不清晰時,資本也會重新審視,要不要繼續培養唱跳藝人。

  偶像選秀的節目依舊會“唱響”,即便是在今年《創造營2020》依舊不溫不火的情況下,網 傳消息顯示第四季的男生選秀已經進入籌備期,開始向各個經紀公司“索要”選手,但節目結束后,還有沒有騰訊系引以為傲的“售后”就很難說了。

  以《創造營2020》為例,基于現在的節目和選手熱度,后續出團后,想要像前輩火箭少女101一樣擁有團綜、團專等豪華配置,在流量缺失的情況下,作為平臺方和運營方的騰訊系,恐怕也不會輕易去豪擲了。可以預見,《創造營2020》成團后的舞臺,騰訊系不會過于買單。但總會有幸運的選手,被平臺方選中,輸送到新人演員的“舞臺”,而這也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中國偶像選秀產業的最強“售后”。

 

新基建成2020年中國經濟關鍵詞,重點機會有哪些?
掃碼關注右側公眾號,回復對應關鍵詞,即可免費獲取以下報告
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熱門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