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產業圖譜湖州吳興區南太湖高新區科創園招商推介產業規劃鄉村振興新舊動能轉換特色小鎮
當前位置:首頁 > 產經 > 行業動態 > 正文

體育產業正在捱過“疫情”寒冬

來源:中國青年網 2020-02-14 10:22中投投資咨詢網 A-A+

        2月10日,北京春節后復工第一天,倪雪佳已經從北京回到東北老家,在無望中決定“收工”。

        作為北京西山滑雪學校校長,現在本應是她最忙碌的時候,但新冠肺炎疫情來勢兇猛,滑雪場在即將迎來春節小長假客流高峰時緊急關閉,暫停營業的時間一再延后,對于季節性分明的冰雪運動而言,每過一天,救命的稻草便短一截。

        更致命的是,即便疫情結束,人們仍將對聚集性的運動保持警惕,因此,北京雪花依舊,但從事滑雪教練工作近16年的倪雪佳清楚地知道,“這個雪季基本等于過去了”。
然而,在倪雪佳感嘆即將錯過冬季時,更多像她一樣的體育產業從業者正在遭遇冬季,期盼春天。

        無差別的“寒冬”

        疫情發生后,專家提出的首要防護措施是最大限度減少人員聚集。基于線下場景的企業響應號召,首要保證員工和顧客安全。在此背景下,體育服務業受到的影響最為直接、明顯,“尤其是高頻體育消費的體育服務業,例如商業室內健身和體育培訓。”中央財經大學體育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裕雄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由于疫情發生時期剛好覆蓋春節,體育旅游業也受到較大影響。

        “雪季一般是從11月到次年2月末,很多滑雪愛好者會利用春節小長假舉家短途旅行。”但滑雪場的變化讓倪雪佳意識到疫情蔓延迅猛,“往年正月初二正常客流量可以達到1500人-2000人,但今年初二當天客流量連200人都不到。”滑雪場隨即響應號召暫停營業,意味著早已承接的賽事、公司團建活動、青少年冬令營等項目戛然而止,盡管一些項目暫定推遲,可隨著雪季消逝,“最后相當于活動還是取消了”。即便對方愿延遲至下個雪季,但以冬令營為例,前期招募、宣傳等費用都已經打水漂了,隨便一算賬仍是虧損,  

         倪雪佳坦言:“這個雪季欠下的‘債’到下個雪季來還。”

        可對于大多數收入主要靠提成的滑雪教練而言,掙的就是一個雪季的錢。國內不少滑雪教練,要么夏季有其他工作,要么是校外兼職的學生,據倪雪佳估算,今年因疫情導致的客流量下降將會令整個行業的教練雪季收入大致減少30%-40%。在她看來,這個雪季,滑雪行業經歷了空前挑戰,“即便在原來冰雪運動發展遠不如今天的情況下,也沒有出現過今年這樣把來源直接切斷的局面。”

        此次疫情,對商業室內健身房而言,同樣是個“坎兒”。

        “根據以往健身行業的業績規律,春節后是健身場館業績上揚的主要時段。通常2月、3月的業績能占到第一季度的80%以上。”青鳥體育董事長卞光明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但啟動銷售旺季的正月十五已過,從1月底便停業的門店依然未能營業,指望在春節期間拉新的可能性已不存在,企業正陷入營收幾近停滯但成本居高不下的窘境,“眼睛一睜一閉,一個月幾百萬元就沒了。”

        最早戳破這種窘境的是西貝餐飲集團董事長賈國龍,他透露,受疫情影響,預計春節前后一個月損失營收7億-8億元,同時兩萬多名員工一個月支出就在1.5億元左右,若疫情無法有效控制,企業賬上現金流撐不過3個月。

       “健身房同樣是人力密集型行業,現金流僅夠撐3個月也是大部分同行的現狀。”作為中國商業健身房的開端者,青鳥體育算得上業內的龍頭企業,卞光明透露,賈國龍的發聲讓更多人意識到,在保護中小微企業的同時,龍頭企業的壓力也不容小覷,雖然因教練的薪酬構成中提成占比較高,企業人力成本壓力相對較小,但健身房通常占地面積較大,房租成本高昂,“約占固定支出成本40%-50%”,一瓢下去,無源之水便少了大半。

        “當前最大挑戰就是怎么樣撐過這半年?”在卞光明看來,到今年7月份,整個行業上半年的業績或將下降30%-50%,如果3月還無法開業或業績下滑太厲害,或有一批同行會消失在這個冬季。
 

      遭受疫情考驗的不僅是市場上搏殺的體育企業,承擔備戰任務的體育訓練基地同樣墮入寒冬。當前,距離東京奧運會開幕不足200天,這個階段正是奧運備戰的關鍵時期,為應對疫情,國家體育總局疫情應對辦公室副主任劉國永表示,“所有隊伍不在國內進行移動,原地進行訓練。”不少項目隊伍不得不臨時調整早已作好的冬訓計劃。

      “為配合加強疫情防控,保障球員、教練員健康安全,從即日起至疫情結束,海埂基地為此期間預定海埂基地的球隊給予提供免費取消或改期服務。”昆明海埂體育訓練基地(中心)黨委書記梁建昆表示,因具備高原訓練等優勢,見證了中國體育發展尤其中國足球歷史的海埂基地已經成為不少隊伍冬訓的“家”,但疫情的出現打亂了節奏,盡管基地早已作出應急反應,及早備好口罩、消毒用品等物資,“準備打一場硬仗”,可最終原本應有20多支各級甚至各國運動隊訓練的基地還是僅剩兩支球隊留守,原本早已滿員的房間瞬間空置400余間,“住宿率僅7%”,這對靠冬訓拉動全年收入的訓練基地而言,無疑是一次重大打擊,“僅2月的虧損已達1500萬元,200多外聘員工的薪酬將成為難題”。

        并存的“危”與“機”

      商業戰場上正蒙陰霾,競賽場辟出一抹亮色。在過去的一周,女籃和女足在奧運預選賽上雙線告捷,為正在戰“疫”的人們提振士氣,難得的是,她們本應享受主場歡呼,卻因突發的疫情,不得不臨時出征海外——原定于中國佛山舉行的東京奧運會女籃預選賽改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舉辦;原定于武漢舉行的女足奧運預選賽更是經歷改至南京又花落澳大利亞。

        在這場疫情的席卷下,包括中超、CBA、第十四屆全國冬運會、南京室內田徑世錦賽等體育賽事均受不同程度調整,延期、易地甚至取消。包括最為火爆的馬拉松賽事也急速反應,中國田協表示,“4月30日前的賽事,要客觀評估風險,通過易地、推遲、取消等方式,最大限度地降低風險隱患。”
“競賽表演業遇到的是‘剎車’的問題。”清華大學體育產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從2018年年底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競賽表演產業的指導意見》后,各地方政府都在推動文件落地,很多體育產業公司也在為2020年蓄勢,但開年便遭遇疫情帶來的賽期調整,就像一輛準備提速的車突然剎車,“對競賽表演業是很大沖擊”。

        在王雪莉看來,“沖擊”不僅意味著賽事數量上的銳減,更意味著與賽事相關的體育場館、營銷、經紀、傳媒等領域亦受波及,“重要利益相關者也受到影響,不利于競賽表演業后期發力。”例如,防控疫情的支出大多數由各地方政府埋單,在這一突發事件對當地經濟帶來壓力的情況下,疫情過后的財政分配將會調整,“屆時會發現,和體育產業相關的活動并非政府在疫情過后馬上會著手解決的問題。”而整體業務情況受損的情況下,企業在贊助體育賽事或活動時也會更加審慎,“體育產業的資源端將會面臨明顯收縮”。
而在這場疫情危機中,體育裝備制造業受到的影響相對較小,“甚至有機會因全民健康意識的提升在疫情結束后迎來一定程度的反彈。”王雪莉表示,此外,從事家庭健身或擁有線上教育、培訓、賽事版權的企業也將迎來機會。

        在民眾外出活動被限制,不得不囿于居所的情況下,互聯網理所當然地成為行業應對疫情危機的新陣地,當年,以淘寶、京東為首的電商平臺正是在“非典”之后被徹底激活,本次疫情也讓不少體育產業從業者在線上探索著自己位置。

        2月3日,PP體育發布最新數據顯示,在免費直播和疫情的雙重影響下,同比去年PP體育春節期間的場均觀賽人數上漲了151.4%。而不少線上健身App也有亮眼表現,除了線上教學,也利用“居家創意運動”“視頻打卡”等方式滿足著民眾“宅出健康”的需求,一些企業設置抗疫專題,號召大家通過打卡等方式實現為武漢籌款等公益行為,既實現了用戶增長也收獲了口碑。

        春天在哪里

        “互聯網基因并非每個企業都能迅速獲取。”卞光明表示,公司早已意識到“線上”的重要性,在直播和電商上均已有所布局,但對青鳥體育這樣的線下重資產企業而言,“轉型肯定沒那么快。”疫情期間,公司也通過公眾號發布了免費的線上課程,“僅是權宜之計”。對于當前的生存問題無濟于事。

        疫情危機,成立于2001年的青鳥體育并非沒有經歷過。2003年SARS肆虐,由于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尚未在人們生活中扮演太多角色,“感覺疫情對大眾心理的沖擊沒有這次那么強烈”。SARS過后,大眾健身迎來一波熱潮,但對于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宅”了一個春節假期的民眾而言,卞光明不敢奢望以線下場景為主的商業室內健身房能獲得“報復性”體育消費,反而擔心疫情已經在人們心理上投下了對聚集行為的陰影,“這種心理沖擊,至少得緩半年以上。”在他看來,一旦全行業業績產生斷崖式下跌,業內勢必會有降低員工    薪酬、提成甚至關店的可能,“健身房是會員制企業,涉及大眾,大面積倒閉對全民健身并無益處,我們迫切希望能得到政府在金融、房租或者稅收等方面的支持。”

        除了龍頭企業的困境,“作為新興產業,體育產業中有存在大量新創企業和小微企業,很多企業本身就處在非常緊張的現金流的平衡里,如果營收停滯,其面臨的資金鏈的問題確實非常嚴重,且其本身的融資能力非常弱,因此,在從業者積極自救的同時,主管部門也應當予以支援。”王裕雄表示,很多地方政府已經陸續出臺針對疫情期間中小微企業的扶持政策,“體育產業的中小微企業應當積極了解、利用好這些政策。”例如,2月5日,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出臺《關于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響促進中小微企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措施》中,專門有一條“對受疫情影響的滑冰滑雪場所給予適當額度用水用電補貼。”

        除了普惠性政策,王裕雄呼吁,在這樣的非常時刻,各地體育產業主管部門能針對性地加強對轄區內體育類企業的幫扶力度,“不能讓一些經營勢頭本來挺好的企業凍斃于風雪”,甚至在疫情結束后,可以考慮通過加大這種政府采購等的形式幫助這些企業渡過難關。但王裕雄強調,要想捱過寒冬,除了寄希望于外界環境改善,從業者不可過于悲觀,應當抱團取暖,“很多體育產業從業者既是企業家也是運動愛好者,在這次疫情中,他們表現出堅強的一面,不少人還作為志愿者承擔起社會責任,相信他們的信念不會因為幾個月的寒冬而終結,畢竟,體育需求持續擴大的趨勢不會降低,反而會更加深入人心。”

       在王雪莉看來,這次疫情確實會將“健康、體育鍛煉”重新拉回大眾視野,將公眾體育鍛煉,強身健體的需求再次放大,但健身意識覺醒的紅利并不會立刻激活,于當下救體育企業于水火,更多的作用是為體育產業從業者鋪陳未來,“人們關注健康意味著來自C端的內在消費需求和動能都會增強,對于從業者而言,要思考這個現象背后,什么地方可能存在商業機會?”體育產業公司多是輕資產公司,與時俱進重新思考商業模式也是迎接春天的方式,“希望今年的東京奧運會能夠使得從業者恢復的時間縮短一些。”

        錯過了冬天的倪雪佳開始反思,這次疫情過后,“如果未來再遇到這種突發情況的話,或許能有一些預案降低風險”;被疫情困在北京的健身教練嫣然沒能回內蒙古自治區和家人共度春節,在偌大的空城里一邊在微信上指導會員如何在家運動,一邊等待開工的消息,至于此后的收入,“影響到多少我覺得我都能接受,只要能開始,慢慢會好起來的”。平時從不發朋友圈的梁建昆把“海埂基地如何做好防疫工作”的文章轉發到朋友圈,“希望能讓更多有需求的隊伍看到”,即便他很清楚,疫情過后,將迎來一場各個基地哄搶隊伍的亂戰,但他依然期盼“等來春天”。

 

關鍵詞:體育產業
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相關報告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