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產業圖譜湖州吳興區南太湖高新區科創園招商推介產業規劃鄉村振興新舊動能轉換特色小鎮
當前位置:首頁 > 產經 > 行業動態 > 正文

瘋狂約20天的口罩市場 有望趨于平穩

來源:時代周報 2020-02-11 09:37中投投資咨詢網 A-A+

  口罩市場的瘋狂,與疫情發展息息相關。從需求缺口的起點、到搶購高峰,再到有望迎來新增產能的拐點,短短20天時間內,潛流涌動。

  新型冠狀病毒(英文簡稱“NCP”)感染的肺炎疫情牽動人心。

  人們殷切等待疫情拐點的來臨,同時也期盼“一罩難求”的局面盡快緩解。

  截至2月10日,全國范圍內,包括湖北武漢地區,新增確診病例仍處于波動。但好消息是,瘋狂約20天的口罩市場,有望趨于平穩。

  2月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經貿司副司長陳達表示,截至2月7日,全國口罩產能利用率已達到73%,其中醫用口罩產能利用率已達87%。

  與此同時,有形的手也開始介入。2月5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發出通知,要求從重從嚴從快查處口罩等防控物資價格違法行為。

  “沒有人想到,小小的口罩會成為2020年第一年貨。”2月5日,自大年初一開始便義務幫助口罩需求方對接供應商的志愿者言真(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干物流的在賣口罩,干工程的在賣口罩,就連做金融的也在賣口罩,只有做醫藥的和做醫療器械的說進不到貨。”言真用“圈內”流行語向時代周報記者描述口罩市場之“瘋狂”。

  “賣假貨的、收款不發貨的騙子、囤貨居奇的中間商,我都見過。”言真義憤填膺道。

  口罩市場的瘋狂,與疫情發展息息相關。從需求缺口的起點、到搶購高峰,再到有望迎來新增產能的拐點,短短20天時間內,潛流涌動。

  巨額需求突襲

  一切始于1月20日晚間,鐘南山對外確認,新型冠狀病毒具備“人傳人”的特點。

  “1月21日早上,我一起床,發現夜里口罩賣了很多。”2月3日,淘寶賣家李克(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道。

  但李克的淘寶店鋪主打母嬰等日用百貨,口罩只是他平時隨手代購的韓國產品。

  搶購潮下,其店內口罩很快斷貨。

  即便李克的店鋪長期上架售賣從日本、韓國進貨的口罩產品,手上也積累了一些當地供應商資源,但在找口罩這件事情上,李克從一開始就感到異常艱難。

  截至2月4日,李克店鋪內的KF94口罩超過月銷2.5萬只,目前顯示缺貨狀態。

  與此同時,大部分口罩、防護服的生產企業宣布口罩脫銷。

  1月21日,魚躍醫療(002223.SZ)在互動平臺表示,因疫情影響,公司口罩產品與感控消毒產品的需求量暴增,其中口罩產品處于脫銷狀態。

  27日,上海錦澤誠工業防護用品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公司口罩零庫存,“前面的口罩都已發給老客戶,現在沒庫存了。”

  市場聞風而動。

  據言真自述,大年三十晚上,他在一個微信群中看到有一線醫院說缺口罩和防護服;另外的群里,他又看到有熱心人和基金會說想要為一線籌集物資但卻缺少渠道;在朋友圈,他又看到有人說有貨源。

  “我就想將信息集合,方便需求和供應對接。”年初一,言真建了新群,集合原先工作之便,將能聯系到的口罩廠資源提供給有需求的人。

  令言真感到意外的是,他建立的微信群吸引越來越多的人。

  “居然不斷地有人找我,不斷地有人進群,其中不乏一線醫院的采購緊急尋求幫助。”

  逐利者蜂擁

  疫情暴發之前,國內市場本不缺口罩。

  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口罩產量達45.4億只。

  1月29日,中國工信部部長苗圩在天津調研時表示,我國口罩最大產能是每天2000多萬只。

  然而,口罩需求爆發期間正值口罩廠春節停產期間。

  1月28日,對市內口罩生產、庫存情況進行全面排摸后,上海市市經信委表示,口罩短缺主要是因為春節放假停產。

  “上海市26家生產企業絕大部分已停產放假,工人返鄉、原料停供、物流停運。”

  全國各地都存在類似情況。1月27日,仙桃漢克防護用品有限責任公司相關工作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由于還在人員組織階段,尚還未開始生產,“目前正組織人手,由于疫情比較重,大家顧慮還是比較多。”

  1月25日,魚躍醫療董秘陳堅向媒體透露,很多包材公司在1月15日左右放假,目前物料供應非常有限。

  “包材、化學合成品、配料、防病毒類的原料急缺,魚躍醫療已經在努力協調物料,但原料供應并不能滿足現在的訂單量,沒辦法持續生產。”陳堅說。

  口罩廠停產,需求猛增,“從大年初一起,對口罩的爭奪戰就已經開始。”言真說道。

  據言真觀察,1月25日開始,能接觸到廠家資源的微商等便嗅到了商機,開始哄搶3M等品牌口罩。

  面對有限的口罩資源,中間商有囤貨居奇現象。

  2月3日,電商公司高管出身的志愿者孟連(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他數次目睹口罩源頭貨被哄搶的現象。“價值5000萬的口罩,10分鐘就會被搶光,這中間肯定是有人在借機進行囤貨,哄抬價格。”

  言真透露,屯口罩的中間商為了牟利,收到多份付款之后,會盡量拉長時間進行比價,最終賣給出價高的買家。

  更令言真感到無奈的是,供應商到買家之間的中間商,遠不止一個。

  言真表示,普通單個醫用口罩從源頭的幾毛錢,通過多手轉賣,變成市場上的4元乃至越發往上。

  而普通消費者作為多級鏈條末端,以相對合理價格買到正規口罩“難于上青天”。

  與此同時,假貨悄然入市。

  因為擔心一線采購的口罩不合格,言真成立了一個“醫療物資鑒定群”,貨源可以發到群內尋求群內醫生等專業人員的鑒定。

  這段時間,言真發現,群里鑒定出的假貨高達80%。

  更有甚者,直接“空手套白狼”詐騙。

  言真就親身經歷過。“騙子號稱廠家直供,收到錢后便三番兩次地推脫發貨,一會說海關不行,一會說物流不行,將網撒大之后,卷錢跑路。”

  此后,為避免類似現象,言真一直向買家強調,需要對上游賣家多加提防,建議采用容易追回貨款的銀行匯款模式。

  然而,在微信裂變式傳播之下,買家們還是接連掉入騙局。

  2月8日,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副局長陳志江表示,據不完全統計,近期12315舉報平臺收到的舉報中約有45%是反映口罩亂漲價問題,國務院“互聯網++督查”平臺轉給市場監管總局關于群眾反映的價格方面問題線索,約77%是反映口罩亂漲價問題。

  “許多騙局本不難識破,但多數需求方對于口罩的需求非常緊迫,在前線吃緊情況下,根本沒有足夠時間辨別清楚。”言真表示道。

  “瘋狂”將平息

  瘋狂的“口罩”市場,有望趨于穩定。

  各地市場監管局在加強對于假冒偽劣口罩和市場上坐地起價等行為的排查懲處。

  2月4日消息,北京破獲首起跨省區銷售假冒口罩案,抓獲犯罪嫌疑人4名,查獲假冒3M品牌口罩2.1萬余只。

  2月8日,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副局長陳志江表示,凡疫情防控期間口罩等生產設備制造、原輔材料企業確實存在哄抬價格等違法行為的,依法從重從嚴從快查處并公開曝光。

  國內口罩產能,在持續提升。

  相關企業在疫情爆發之初就已爭相籌備復工。

  1月24日,藍帆醫療(002382.SZ)在互動平臺表示,春節期間,公司部分員工堅守工作崗位,確保加班加點連續生產和庫存儲備充足,維護相關產品價格穩定。

  1月26日,原材料生產商欣龍控股(000955.SZ)副總裁譚衛東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工廠已返工,目前一天的產量可供生產300萬到500萬只口罩,“除此之外,每天還可生產約50萬到60萬套醫用防護服。”

  “工廠已開工,現在每天最多生產2萬只口罩,且每天都是賣空狀態。”1月27日,桐城市恒健衛生材料有限公司負責人表示。

  同日,仙桃漢克防護用品有限責任公司工作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正在積極組織人員爭取早日復工。

  為了加產滿足市場需求,相關企業繁忙度遠勝往昔。

  2月4日、5日,時代周報記者撥打了包括上述一線口罩生產企業在內超過20家口罩工廠聯系人電話,無一接聽電話。

  此外,除中石化之外,越來越多原本并不生產口罩的企業,也宣布陸續加入產能。時代周報記者統計,包括比亞迪、廣汽集團、富士康、雅戈爾、柏堡龍、中順潔柔等多家企業,均在近日宣布“跨界”支援生產口罩。

  地方政府也積極鼓勵口罩生產。

  2月份以來,廣東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相繼出臺了支持相關企業實施技術改造擴大生產的獎勵政策、支持相關裝備企業擴大生產的獎勵政策。其中對醫用防護服、醫用防護面罩、醫用口罩等生產企業,為增加產能購置設備,最高獎勵可達購置額80%。

  2月9日,福建省提出,將通過多措并舉、強化激勵,支持企業通過擴產、轉產、新建等方式,盡快實現全省口罩日產量2000萬只、防護服日產量10萬件的目標。

  盡管如此,截至2月10日,廣大民眾口罩緊缺的現狀仍未得到明顯緩解。工信部官微在2月8日表示,中國口罩生產秒速僅需0.5秒/只,但解析消毒的標準流程,需要7天到半個月。

  也就是說,大年初一加班生產的批次口罩,可能剛剛上市。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后續新增產能的加入,大量口罩上市指日可待。

 

關鍵詞:肺炎疫情 口罩市場
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投資咨詢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相關報告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