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行業的價格戰將要結束了?

來源:第一財經 2020-07-13 10:10中投網 A-A+

  7月份的光伏硅片和組件,終于結束了前幾個月“你追我趕”的“降價大戰”,價格開始趨穩。

  這是否意味著光伏行業的價格戰將要結束了?

  多方觀點認為,光伏行業的價格戰,才剛剛開始。咨詢機構PV InfoLink的分析指出,隨著組件廠為保持產品競爭力而持續擴產,下半年組件價格的競爭將非常激烈。而在產能擴張和價格競爭這兩座大山的重壓之下,二三線企業可能將面臨生存危機。

  為何一直降價?

  “現階段,產品價格下調是必然趨勢,價格戰并不是光伏行業未來的主要趨勢。”東方日升(300118.SZ)全球市場總監莊英宏在面對第一財經記者的詢問時,否定了價格戰將成行業主流趨勢的觀點。

  然而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光伏行業激烈的價格競爭,以及這種競爭對行業格局的重塑,早已是不爭的事實。

  例如,隆基股份(601012.SH)今年多次下調產品價格,從3月到5月,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竟然下調了5次產品價格。通威股份(600438.SH)也不甘示弱,截至7月,其多晶電池(金剛線157mm)、單晶PERC電池單雙面156.75mm、158.75mm和166mm尺寸的報價較今年1月份分別下降21.88%、20.4%、20%、21.57%。

  對于此前頻頻下調產品價格的原因,隆基股份品牌總經理王英歌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道,價格調整主要有兩個方面的考慮:第一,價格主要是由市場的供需情況來決定的;第二,從平價上網的角度來講,今年平價上網的項目擴張得非常快,使得平價的市場快速發展起來了,所以隆基在這個過程中主動地讓利給下游客戶,以促進平價上網項目的進程。

  “我們覺得硅片價格頻繁下調的主要原因,還是在疫情期間,單晶硅片廠商仍維持極高的開工率運行,導致產生了一部分庫存,而行業產能擴張依舊如火如荼,產量穩定釋放,前期整體來看單晶硅片供大于求。預計未來,單晶硅片價格有可能進一步下調。”天合光能(688599.SH)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集邦咨詢分析師陳君盈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一年半前的硅片價格一直比較穩定,主要原因是先前單晶硅片一直都屬于賣方市場,單晶硅片供不應求,因此賣方沒有降價的必要。然而受今年疫情的影響,海外市場需求急速下降,國內市場競爭加劇,硅片市場瞬間需求不足。龍頭企業還是希望通過降價來增加市占率,以維持獲利規模。

  而上半年疫情的影響漸漸緩解,下半年,光伏市場的供需情況或有較明顯的好轉,這為硅片、組件等產品的價格帶來了持穩提振的信心。

  “組件價格受疫情的影響,市場有一些恐慌的心態,大家覺得這個市場到底會怎么樣,似乎看不清楚,所以在第二季度的時候,組件的價格下滑得非常厲害。”王英歌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中國市場是非常強勁的,現在市場對下半年的展望看得比較清晰,風險也得到了一些釋放,所以更確定了今年的市場增長,因此現在組件的價格反而平穩下來了。

  天合光能相關負責人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天合光能本身實現了滿產,供不應求。但國內方面,三季度面臨著國內630搶裝完成后的需求急降,部分同行為了鎖定一部分訂單,保持較高的開工率,已開始進行價格戰。海外方面,由于部分國家和地區依然飽受疫情困擾,需求不夠景氣,組件價格在某些價格敏感的國家二季度已開始挑戰更低報價。

  從目前來看,供需情況比隆基之前預想中要更加樂觀。王英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從下游市場來看,中國預計今年應該有40GW到45GW的增量,不管是“930搶裝”還是年底“1231搶裝”(即風電、光伏項目搶在“9月30日”、“12月31日”期限之前安裝并網,以享受當前補貼電價),四季度都預計會是一個相對的高點,所以會造成四季度相對比較火爆的情況。

  王英歌進而指出,僅僅是中國這一個市場的增量,就可以彌補海外市場所受到的不利影響,所以從總體市場量來講,他判斷今年的全球市場總量應該會和去年持平。“從我們目前的組件容積率屬性情況來講,三季度訂單基本都已經滿了,然后四季度基本上也比較飽和了。”王英歌說道。

  咨詢機構PV InfoLink分析認為,現階段多晶硅片能夠下調空間已經不大,按照現有多晶產能的供應及逐步回暖需求來看,多晶硅片價格基本上已經持穩下來;隨著在產單晶硅片企業維持滿產開工率,及新擴產能穩定釋放,相對于終端單晶需求來看,預期單晶硅片價格將呈現下行的走勢。

  至于組件價格,PV InfoLink指出,隨著“630搶裝”步入尾聲,以及組件廠為保持產品競爭力而持續擴產,組件的價格將在三季度繼續下行。

  是價格戰,更是技術戰

  然而,即便組件的價格一降再降,包括東方日升在內的一些龍頭公司,以及業內資深專家,卻不認為這是光伏行業的價格戰。

  相較于價格戰,他們更愿意將這場與價格相關的競爭,稱之為“技術戰”。

  晉能科技總經理楊立友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光伏制造業是技術密集型產業,技術節奏變化快,激烈的行業競爭會加速落后產能的淘汰,光伏企業對技術、對行業發展的趨勢具有前瞻性認識才能走得更遠。

  “每一次龍頭的誕生都是伴隨著重大技術變革,如果沒有技術變革的話,可能行業的格局就穩定了,但一定會有技術變革的,只要有技術變革,就會有新的龍頭企業產生,就會打破現在固有的格局。”智匯光伏創始人王淑娟對第一財經說道。

  她指出,最初晶硅和薄膜兩個技術路線競爭得很激烈,到后來,又是單晶和多晶的技術路線開始競爭,到現在行業內又開始爭硅片尺寸,不同尺寸的路線之間打得也很兇。光伏行業是一個技術推動的行業,正是因為技術的推動,成本才能不斷下降,而價格下降,則是技術推進的必然結果。

  “技術路線就是看企業的判斷能力,就跟押寶一樣,押對了技術路線,那就贏了。”王淑娟表示。

  就像最近陷入欠薪破產風波的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下稱“漢能集團”),一度也曾是光伏行業的龍頭,當年其堅持發展薄膜路線,然而在激烈的競爭后,最終是晶硅路線脫穎而出,漢能集團也隨之沒落,最近更是負面新聞纏身。7月2日,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發布《關于向社會公布2020年第二批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為的公告》,其中,包括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和漢能太陽能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在內的6家漢能系公司被列在案,緣由均為“拒不支付勞動報酬”,上述6家漢能系公司在去年5到10月間拖欠勞動者工資總計超過1.66億元。

  協鑫(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下稱“協鑫集團”)是另一個在技術路線之爭中掉隊的例子,協鑫集團押寶多晶技術路線,隆基則專注發展單晶技術路線,所以當單晶占據了絕大部分市場之后,隆基也相應成為了行業龍頭,協鑫集團則處于失落之中。協鑫集成(002506.SZ)今年一季度營收、利潤雙降,其中營業收入14.22億,同比下降30.22%;凈利潤與同期相比堪稱暴跌,下滑539.44%,凈虧損1.39億元;保利協鑫能源(03800.HK)2019年的營業收入同比下降了6.40%,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利潤為-1.97億元。

  而在技術路線中獲得優勝的龍頭,則更有底氣在價格上進行調整。王英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比起家電等行業所說的價格戰,光伏行業又有一些不同,“光伏行業作為一個能源行業,將來的發展方向就是應該把產品價格降下來,最終是促進光伏系統造價的降低,以及推動成本的下降,這是一個大趨勢,所以龍頭企業的職責就是降本,然后支撐度電成本的下降。”王英歌說。

  王英歌進一步指出,從供需角度來講,現在的光伏行業,每一個環節的產能都是過剩的,這是毋庸置疑的,只不過有一個差別,就是先進的產品相對是短缺的,這是永遠的趨勢,市場上只有20%的先進產能。

  “所以從供需的角度來講,降價是一個趨勢,龍頭企業無論是隆基,還是其他企業,其實都是順應大趨勢,但降價要根據企業的盈利情況和財務成本各方面的情況,比如隆基的降價,是以不犧牲我們的可持續發展,以及財務的穩健為前提,我們每一次降價的數額,都要經過精心的測算,看企業能不能承受這個水平。”王英歌說。

  以隆基為例,2019年其在光伏行業的平均毛利率為28.90%,其中硅片的毛利率更是達到32.18%,這為隆基近年來頻頻降價的舉動提供了盈利基礎;2019年通威的高純晶硅則實現毛利率24.45%,太陽能電池及組件毛利率20.21%。

  天合光能相關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一些市場,天合光能發現客戶對產品性能、BOS成本和度電成本更敏感,誰能夠更貼近客戶,刺激出新的需求,誰就能搶占到更高的市場份額,而龍頭企業產能更為先進,創新基因更強。

  他同時指出,縱觀歷史,光伏行業每一輪需求端的恐慌,確實會引起產業鏈價格以及公司盈利能力的調整,但這以后,就是行業的出清,份額向龍頭聚集。平價之后光伏發展的空間將會更大,光伏行業發展驅動力也在發生轉變,正在加速其從政策驅動型轉變為市場驅動型。

  二三線光伏企業何去何從

  與春風得意的龍頭企業相比,二三線光伏企業的日子,則變得日漸艱難,龍頭對產品價格的下調,更加擠占了它們的生存空間。

  實際上,留給二三線企業的市場空間,已所剩不多。

  二三線企業最大的市場空間,一是中國分散的部分區域市場,二是分布式光伏市場,三是海外的部分市場。在一些頭部企業沒有覆蓋或者沒來得及發展的分散區域內,二三線企業可能形成自己的區域性品牌。在這些地區,二三線品牌過往也與央企電力集團達成了一些項目合作。

  王英歌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央企電力集團基本上也會選擇頭部企業,頭部的三五家企業是央企選擇的基本前提,二三線企業幾乎沒有什么空間。

  王淑娟也表達了類似觀點,她指出,目前的下游電站投資,已經由從前的民營企業主導,變成由央企國企主導,而央企國企比較習慣于集采,對供應商的要求也比較高,在這樣的競爭中,龍頭企業會更有優勢一些,產業集中度會進一步上升。

  而在分布式光伏市場,頭部企業也開始向下延伸和布局,二三線企業面臨著巨大的挑戰,但依然還在一些區域內保有市場。至于海外市場,王英歌表示,從前印度是二三線企業很重要的一個市場,但是現在印度也被頭部的幾家企業占領,基本沒有什么空間,只剩下一些巴基斯坦、非洲等地的項目,還有一點空間。

  “基本上,現在二三線企業的市場份額,就是在中國的用戶市場、部分的區域市場,以及海外的低端市場,還有一些占有率,而這些市場也在被頭部企業不斷進入。”王英歌指出,像隆基這樣的龍頭企業,在產品定價上存在較為明顯的品牌溢價,二三線企業沒有品牌溢價,會將產品價格壓得更低。

  王淑娟也表示,二三線企業的市場份額會越來越小,未來可能代工的比例會多一些,產業越來越集中。“二三線企業如果做代工的話,必須要比龍頭的成本低,它才能做貼牌,有利潤空間。”王淑娟說道,“二三線企業跟龍頭企業,單純在產品質量上,可能差別還不是特別大,最大的差別還是品牌價值,一線企業會提供更好的質保、更好的服務,在軟實力上會更強一些。”

  而在品牌效應、產品質量上都無法與一線龍頭競爭的二三線企業,唯一的底牌就是價格。

  集邦咨詢分析師陳君盈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組件方面,由于2020年開始絕大部分的新增產能都在組件端,受疫情影響,需求市場偏弱,輔以供給過剩的情況,組件市場價格才會一直下滑,部分二三線企業組件的售價幾乎逼近成本線。

  一線大廠原則上訂單量普遍不差,二三線廠則多靠降價來取得有限的訂單機會,未來在需求有限的情況下,一線大廠與二三線廠的訂單分化會更加明顯。

  陳君盈指出,根據市場現狀來看,企業必須靠規模經濟來支撐營運,因為市場競爭不斷加劇,就算龍頭企業獲利也未如以往,但經過價格戰的洗牌,企業會呈現“大者恒大”的情景。從長遠來看,價格還是會觸底回彈,恢復到正常的水位。

  王英歌分析,在此情況下,當二三線企業將價格壓低到一定程度,到了現金成本那一步,就沒有再降價的空間了。因此,未來光伏行業的兩極分化和頭部效應會越來越明顯,行業排名前3~5名的企業會占有更大的市場份額。

  另外一個影響因素,則是二三線企業有沒有實力去增加投資。去年光伏巨頭就打響了大尺寸硅片的戰爭,如今組件也進入了500W+時代,如果二三線企業的投資跟不上,沒有達到市場要求的產品,就將自然而然地從市場上被淘汰。

  因此,在產能擴張和價格戰爭的雙重影響下,二三線企業的倒閉潮似乎已可預見。

  PV InfoLink分析師Amy Fang指出,由于海外需求繼續停滯不前,一線企業的利用率將維持在80%左右,而二線廠商由于在品牌、渠道和成本方面的劣勢,與一線制造商相比,訂單量較低,其運營利用率將在30%~50%,由于缺乏品牌和成本優勢,二線企業難以在中國市場與一線企業進行競爭。

  同時,隨著產能擴張,較老的產能將被淘汰,這使得二線企業在需求持續低迷時難以生存,沒有競爭優勢的制造商可能會轉包工作或退出市場,預計今年前十大組件制造企業的市場份額將大幅增長。

  招銀國際證券有限公司(CMB International Securities Ltd)分析師羅賓·肖(Robin Xiao)曾對彭博社表示,光伏產能擴張是戰略的一部分,尤其是對大公司而言,“阻止競爭對手增加新產能”,這可能會使光伏產品供過于求加劇,并導致價格戰。

  彭博新能源財經(BNEF)分析師Jiang Yali 則指出,制造商正在提高產能以降低單位成本,保持市場份額并保持競爭優勢,這一戰略是由該行業持續的供過于求驅動的,而對新技術不斷增加投資,可能會使老舊的小型工廠倒閉。

  Amy Fang認為,“630搶裝”將有助于重啟供應鏈,但這只能維持短暫的時間,5月中旬公布的項目競標結果表明,一線制造商之間爭奪訂單的價格戰已經開始,投標價格跌至歷史低點。組件價格的下降趨勢將持續到下半年,除了上述“630搶裝”帶來的短暫需求之外,由于組件產能的持續增加和對舊產能的有限淘汰,導致供應過剩和價格下跌,預計第三、四季度組件價格下降趨勢可能不會停止,直到第四季度的旺季到來。

  隨著需求的下降和供應的增加,短期內行業可能經歷更加激烈的競爭。羅賓·肖表示,單晶片和電池的價格大戰可能會在第二和第三季度爆發,這類產品效率更高,將有大量產能增加。

  王英歌表示,頻繁下調價格并不是以競爭為目的,而是以行業發展為目的,但事實上不難看出,價格變動和價格背后的產能擴張,本身即是一種競爭。

新基建成2020年中國經濟關鍵詞,重點機會有哪些?
掃碼關注右側公眾號,回復對應關鍵詞,即可免費獲取以下報告
中投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 1、中投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聯系ocn@ocn.com.cn、0755-88350114,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 2、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投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   2020年7月,KPMG(畢馬威)攜手多家國內外機構和多名行業專家,打造了《知·創明天—2030中國電力場景展望》報告,就未來電力發展方向、競爭...[詳細]
    2020年07月14日 14:22電力行業 前景分析
  •   7月份的光伏硅片和組件,終于結束了前幾個月“你追我趕”的“降價大戰”,價格開始趨穩。   這是否意味著光伏行業的價格戰將要結束了...[詳細]
    2020年07月13日 10:10光伏行業 太陽能電池
  •   油氣管網獨立運營在進入實際操作環節的過程中遇到了問題。   經濟觀察報據獲得的資料顯示,在移交日期間,國家石油天然氣管網集團(下稱“國家管網公...[詳細]
    2020年07月11日 18:42石油天然氣 城市燃氣
  •   氫能以其清潔、零排放、高熱量等自身優勢,作為“能源”正在獲得業界的認可。過去幾年間,中國上下掀起了一股氫能熱,數十個地方政府出臺了...[詳細]
    2020年07月09日 08:06氫能產業
  •   電動汽車冬日續航里程斷崖式下跌的難題,近年來不僅“勸退”了一大批潛在客戶,就連買了車的車主提起這事兒,也大多覺得不是什么愉快經歷。   ...[詳細]
    2020年07月07日 08:56電動汽車 新能源
  •   我國氫能產業政策環境   近年來,燃料電池頻繁受到政策關注,加氫站建設突出強調。2019年“兩會”期間,氫燃料電池產業首次被納入政府工作報...[詳細]
    2020年07月02日 11:59氫能產業鏈 氫能
  •   有沒有遇到這樣的尷尬——電動自行車騎著騎著沒電了?   眼下,我國電動自行車保有量達到2.9億輛,已成為外賣騎手、快遞員和許多百姓出行的必備...[詳細]
    2020年07月02日 10:25螞蟻金服 電動自行車
  •   2019-2020年貴州省煤炭工業發展現狀分析   中投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20-2024年貴州省煤炭工業投資分析及前景預測報告》對貴州省煤炭工業的發展現狀分析...[詳細]
    2020年06月29日 11:55煤炭 煤炭工業
  •   自新能源車型問世以來,電池的質量問題一直備受消費者的關心。6月11日,小鵬汽車官方發布消息稱,公司推出動力電池終身質保、整車延長保修兩項新服務。其中小...[詳細]
    2020年06月17日 11:01小鵬汽車 動力電池
  •   分布式電源是推動能源供給革命、推動非化石能源跨越式發展的一種重要能源利用方式,我國分布式電源開發潛力巨大,以分布式光伏為主。   分布式能源...[詳細]
    2020年06月11日 11:06分布式能源 前景分析
相關報告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熱門報告